上虞无尘净化工程排名前十(新昌净化工程排行榜)

26

山水因诗人而增辉,诗人得山水而灵悟。

一代通儒学人饶宗颐先生,二次行旅雁荡,畅游其间,感悟灵化,焕采诗文,画生精神,传播德馨。学人之通博学识与儒雅风范,为雁荡增添人文风采,千秋照世,弥为珍贵。

饶公第二次行旅雁荡,我有幸与之聆听讲座,共赏山水,沐若清风,感怀弥深。特为饶公两次行旅雁荡,契阔远思,蕴发灵识,以及创作诗画艺术,谈其感受,以示感恩相遇之机缘。

上虞无尘净化工程排名前十(新昌净化工程排行榜)插图

1985年春天,饶公与诗人梁锲斋有约,行旅邓尉、超山赏梅,由画家程十发安排,复为浙东之游,行旅会稽、天台、雁荡诸胜。于3月23日,行径乐清雁荡,这是第一次行旅雁荡。此次雁荡行旅,饶公分别游览双珠谷、半月天峭壁、小龙湫、中折瀑、观音阁、显胜门等景点。面对峨峨雁荡,奇秀山水,饶公以诗兴怀感叹,以速写笔记风景。于雁荡行游其间,慧心引发,创作《雁荡即事》《双珠谷》《半月天峭壁》《小龙湫》《观音阁》《龙西镇和锲翁》《攀登显胜门绝顶》《和锲公雁顶生朝》《别雁荡山》等九首诗。其诗文与速写,为饶公后来创作雁荡山水,感发灵悟,起了潜在感应。

今天,重读饶公诗文,令人如身临其境,更加深切感怀他的雁荡情缘。

读诗观景,对景入境,以境悟诗,感知饶公合心觉性之山水感怀,更为妙不可言。比如,站在小龙湫前,读其诗云:“欲洗人间万斛愁,振衣潄石小龙湫。中流不为岩阿曲,犹挟风雷占上游。”(《小龙湫》),借瀑消愁,振衣漱石,激发健行壮怀,予人以心胸拓宽,洗尘脱俗之感。攀登显胜门,扪胸远望,境域广大,其诗云“显胜峰头手自扪,含羞瀑上望中原。平生壮观君知否,曾跻雁山第一门。”(《攀登显胜门绝顶》)曾跻雁山,身处高峰,平生壮观,高瞻远瞩,何等之博大胸怀与天地境界!

钱理仲先生评论饶公其诗:“《江南春集》之禹域,周游诗,读斯集者,自当一一寻幽绪,挹其古馨者也。”“学与诗结合,随所触发,莫非灵境,而又锻思冥茫,径路绝而风云通。选堂于此,掉臂游行,得大自在,所谓华严楼阁,广博无量,弥勒弹指即现者也。”

饶公诗具形而上意味,读其诗,思其境,总是一番丰赡情感与拓宽境域之美感。比如,写双珠谷以物融理,蕴意于物色之美;半月天峭壁,以天籁之韵,心性感应天人和美;小龙湫以理融物,景生理涵,别有一番蕴发情致力量;攀登显胜,观物抒怀,气象磅礴,清风自来,自有天开气象之妙。

诚然,饶公与雁荡山结缘,于晋宋山水诗人谢灵运,怀有无上温情与崇敬,有着内在机缘!一位学人对于研究人物,神识贯注,往往倾心于同情与敬意。饶公曾说“大谢的诗,几乎每一首,都有那么两三句比较形而上,非常精彩。这是神的感召:“我下过功夫,对他很了解,也很受他的影响。”

温州是谢灵运山水诗创作的境域,饶公因谢灵运而仰慕温州山水。由此,他在黄岩行旅,向往谢灵运足迹行过的温州山水,急切期盼:“扶梦和烟下浙南”。1961年1月,饶公与法国汉学家汪德迈,游览欧洲,饶公以谢灵运诗韵得诗36首,结为《白山集》。其中用谢灵运在温州所写诗入韵11首。与饶公共同推崇谢灵运的法国汉学家戴密微,为之题辞曰:“儿时闲梦此重温,山色终非旧日痕。爱听清湍传逸响,得从峻调会灵源。”饶公并于法国白山著有《大谢诗跋》,研讨谢灵运性情与诗文的文章,专呈戴密微教授。正因如此,香港大学李焯芬教授说:“饶宗颐教授不少的写景咏怀之作,很多都是追步谢灵运的体制”。

饶公行径浙东前往雁荡山途中,特别感人之处,抒写《临海道中,怀故法国戴密微教授,用大谢庐陵王墓下韵》。此诗以谢灵运《庐陵王墓下》为韵,回忆戴密微生前心仪谢灵运,“晚岁倾心康乐,恨足迹之未及永嘉”。寻访谢灵运笔下的上虞、永嘉山水,是戴密微教授一大心愿。由此饶公惋惜感叹:“余顷自杭州来雁荡,所经多是谢诗山水之乡,感君此事,用志腹痛之戚。”“德音去已,”“感旧不成章”。饶公在行旅谢灵运诗境的山水之间,深切缅怀志同道合者,诚心可敬。

此次行旅雁荡,饶公激越情怀,惊喜不已:“向来不解饮,对山屡举酒。”并且于离别雁荡,情依难舍,“作诗谢山灵,友于意良厚。别去雨蒙蒙,停车三回头。”(《别雁荡山》)

饶公以史家记山水胜概,诗家抒人世情怀,画家表心呈意象。他来雁荡,春花奔放,山水鲜美,最堪游赏之时,正是“万峰如蕊度花朝”,(《和锲公雁顶生朝》)。此句既颂锲翁生日,亦赞雁荡奇景美域。

这次雁荡行旅,为饶公情满山水,神行雁荡,为后来诗画创作雁荡,澄观一心,腾踔万象,起了重要作用。以致人生暮年不忘怀,于97岁时,他还以笔墨变法,创作气象氤氲,意域磅礴的《雁荡春晓卷》。

饶公第二次来雁荡,与第一次来雁荡,时隔6年。此次来雁荡,受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杨勇先生邀请,前来参加温州首届谢灵运国际学术讨论会。同饶公前来与会,还有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汉学家侯思孟教授等学者。

我与饶公初识雁荡山,缘于温州师范学院黄世中教授,推荐与会。于会期间拜识饶宗颐先生与杨勇先生。会议于1991年11月21日至26日,分别在雁荡山、鹿城景山召开。会议活动期间,饶公和杨勇先生、侯思孟教授,及与会人员一起,游览雁荡山、楠溪江、江心屿等温州风景名胜。

在雁荡期间,饶公虽有孙女相陪,但杨勇先生总是随饶公左右不离。于合掌峰前,饶公遥望合掌峰,观察凝视,静默思索时,由于秋深微寒,杨先生站风口,掩遮饶公,怕冷风吹寒饶公。休闲时,杨先生亲自将楠溪江的柚子,剥开一瓣瓣鲜嫩果肉,饶公吃一瓣,他递一瓣。饶公吃着柚瓣,他们讨论着红柚的药性功能,及永嘉的风物。杨先生对饶公行弟子礼,令人肃然起敬。

深秋久旱,大龙湫飞瀑,如纱似烟。杨先生随饶公一起,远处观赏瀑流、山势、林木,沉思良久后,再走近观望飞瀑。饶公在观瀑中沉思,仰望中凝神,仿佛进入清净之境,澄怀观道。站在我身旁的侯思孟教授,神交心契,凝视悬空瀑流,右手随着瀑流游丝的舞姿,左右来回地摆动,汉语惊叹:“太美了,太美了!”我亦随之静观,如丝飞瀑,凌空高悬,如烟悠浮,似纱透明,忽左忽右,腾空悠飞。我对侯教授说:“大龙湫秋瀑似纱,假如夏日暴雨之后,更有一番大气象。”杨勇先生微笑道:“雁荡山水,四时风光,移步换景,各有奇异。”饶公眼神一亮,悠然欣悦:“雁荡山水奇秀,合掌峰、小龙湫、显胜门,亦有独特风采。可观可游可诗可画。”我为饶公熟悉雁荡而感到惊讶。后来读《选堂诗词集》,得悉饶公于1985年曾行旅过雁荡。

饶公辞世后,我从《南方周末》读到先饶公走一步的汕头大学隗芾教授文章,记述《饶宗颐先生佚事》,文中记载饶公游雁荡观景的文字:

“饶公与诸友游雁荡。导游示范曰:观此景须弯腰从胯下看。观者皆折腰回望。公笑曰:“从胯下看世界,果能变形矣。”

隗芾教授记录,应该是我们一起与饶公游雁荡的经历。饶公于雁荡讲座《山水文学之起源与谢灵运研究》一文,由隗芾先生整理。1994年,我与隗芾教授一起,参加在温州举行的李商隐学术研讨会,共游江心孤屿。2006冬,在潮州参观饶宗颐学术活动,又遇隗芾教授。我们相见亲切,隗芾教授总是谈雁山奇峰玄美,楠溪江碧水清雅,江心屿风景奇丽。每谈起饶公,更是无上恭敬,令我感动。

在雁荡学术交流期间,我于雁荡宾馆,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跟饶先生聊起谢灵运山水诗与晋宋玄言诗的区别。饶先生细心地向我讲述其中的文化奥秘。

第二天学术报告会,为了认真听饶公讲座,我坐在前面第二排。饶先生在会上作专题讲座,关于山水文学起源与谢灵运研究。饶公由此及彼,博采广引,通识阐述,简约明了,讲述山水诗源起的道理,使我深受启发,获益匪浅。饶先生讲“灵运不单是诗人,还是一位了不起的学人”,并对刘勰“庄老告退而山水方滋”,提出了一些独到见地。

会议期间,11月23日,饶公为“灵峰古洞”题字,隶楷端重,刚健笃实。11月23日晚上于雁荡宾馆,26日晚上于景山宾馆,分别由饶公召集,杨勇先生主持举行建立跨国、跨地域的谢灵运研究机构的讨论,并组织编辑出版有关谢灵运研究文集诸事,并推选饶公与杨勇先生为《谢灵运研究丛书》顾问。黄世中教授主编《谢灵运研究丛书》,2001年7月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

会议活动期间,杨勇先生还特别安排,温州词学音韵研究学者郑孟津先生,与饶公交流,探讨宋词音韵的学术问题。他们之间畅谈欢喜,郑先生与饶公结下深厚情谊。

饶公两次行旅雁荡,深入解读其文化意涵,不仅感怀饶公于温州与雁荡山水情愫,而且贯通感思饶公于雁荡创作的诗文与绘画的艺术意味,有着深远的人文意义。

2014年秋天,温州书画院举办《永嘉艺情——饶宗颐书画作品温州展》,饶公“特别嘱咐选取他所写温州及附近的景色画作,以及他近年来一些崭新路向的书画作品”。

这次展出饶公水墨画有《孤屿媚中川》《雁荡小龙湫》《雁荡小龙湫瀑布连对联》《雁荡春暖卷》等作品。

站在饶公作品前,我观画悟思,感召联想,追忆饶公当年共游雁荡、楠溪江、江心屿,以及在香港参加庆贺饶公九十华诞盛况,令我心情激越,历历在目。

以下,我对饶公绘画创作的江心孤屿、雁荡山水等书画作品,谈点个人肤浅的感想。

《孤屿媚中川》,用笔豪放,境域空灵,意象超迈,江浪澎湃,轻舟扬帆,“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谢灵运诗句),景象诗境,灵趣横生,拓境高远。饶公曾诗云:“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天风吹海雨,欲鼓伯牙琴。”此画正是得大自在的意境。此画是饶公上世纪60年代作品,于2009年,时过近半世纪,饶公补记:“孤屿媚中川。谢客有江中孤屿诗,曩游温州,亲临其境,挥翰写此,匆匆近四十载矣。己丑,选堂补记。”可见,温州山水为饶公早为向往与喜爱。此处“曩游温州,亲临其境”,可能指1991年秋天,饶公参与温州首届谢灵运国际学术讨论会期间,登临江心孤屿的情景。

《雁荡小龙湫瀑布连对联》,画境取侧望瀑布,悬壁凌峻,树枝临风,正是走进小龙湫初见景象。画意诗境,出尘绝俗,雄深简淡,清凉幽静。此画是饶公于2012年作品,于画上饶公并题写于1985年游《小龙湫》绝句一首。画卷配王船山“瀑飞来万鸟,石削起双龙”对联,相得益彰,自成神逸。从中可见,饶公对雁荡山水何等情深意切。

《四时山水》小幅一套,以《江南春雨》《潇湘夏云》《雁荡秋林》《峨嵋冬雪》表述祖国山川之壮美。此画是饶公于2007年创作,雁荡却取于秋林之景,用笔简朴,清新真率,秋木疏朗,萧闲恬澹,韵致臻美。雁荡秋色,颇为饶公喜欢,他于1994年,《题雁荡秋月》画云:“平生屡至乐清山水,移步换形,足下诸峰,非笔墨能模拟。甲戌寓雪梨泼墨,选堂。”此两幅山水画,皆取雁荡秋色,也许饶公于1991年秋,观游雁荡之追忆,更是饶公对雁荡情有独钟之因缘际会。

《雁荡春暖卷》,为饶公九十七高龄之作,并题旧作诗“真宰偏留此奥区,移形咫尺即成图。急皴淡墨难传妙,鬼脸乱云总不如。”“娲皇炼得态何奇,虎视龙飞各合宜。雾里绪峰皆湿笔,画家从此悟华滋。”(《雁荡即事》)

《雁荡春暖卷》,泼墨皴笔,水色渲染,云烟迷茫,瀑流飞龙,一派苍茫浑雄,气象氤氲,混沌壮观之意境。饶公用泼墨新意,水墨妙化,元气淋漓,朦胧意象,妙似“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老子语》)与雁荡似于不似之神似间。此画卷,饶公有语题云:“壬辰深秋,选堂合泼墨与斧劈皴写雁荡一角,未知有合于古法否?”深识察思,此《雁荡春暖卷》,诚为饶公自性意象之雁山境域。

观读此画卷,结合饶公雁荡山水诗文之意境,博大宇宙之襟怀,平日作画神通宋人笔意之精致臻美,再悟思此幅泼墨新境之山水,透视朦胧意象,却是画家自性玄妙感应,心灵秩序的山水显现。饶公有语:“熟读禅灯之文,于书画关捩,自能参透,得活用之妙。以禅通艺,开无数法门。”以自然山水转化心灵意象,展示自性山水禅意神采玄妙。大有南朝宋画家宗炳“含道应物”“澄怀味象”,暮年“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山水境域!

此画真乃饶公“曾跻雁山第一门”,“万峰如蕊度花朝”之妙谛。

饶公暮年书画变法,融会贯通,学艺互动,妙不可言。综观其书画,纯古出新,高迈超凡,综集众慧,沧桑悠远。观赏者从内蕴气势中,感知深潜探幽的精神气象!书画艺术更是人老俱老,黄昏礼赞白昼,暮年展示青春,精气神统摄于气韵,集智通慧,铸成经典。此乃“非学无以养艺,非艺无以扬学”也。冯其庸先生诗云饶公书画气象:“苍茫浑朴更深醇,万卷罗胸偶写真。赋得山川灵秀气,飞来笔下了无尘。”

从中可知,饶公暮年作雁荡山水画,其对雁荡感怀意远,独有情钟。

饶公二度雁荡,春秋两季,深识察悟,雁荡季候之美异。雁荡山水成了饶公暮年记怀于心的思恋。读其诗,观其画,饶公博通学问处见精致,胸有万卷书,笔下天海雨,大学问陶铸笔墨大自在智者也!汪德迈教授有语:“饶宗颐的书法绘画作品不但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并且将天人合一的儒学精神,以及禅宗戒律的意义告诫于世人。”

饶公有语“陈寅恪自言平生为不古不今之学,余则喜为不古不今之画。此“不古不今”四字,实出东坡称许宋子房之山水,谓其能稍出新意也。”又云在画格上力求“幸免蹈俗笔之讥。”“余所追寻者,幽丽高夐而已。”选堂先生之“‘喜为不古不今之画’,则是可以理解为在艺术前沿给后来者以无尽启迪” 。

上虞无尘净化工程排名前十(新昌净化工程排行榜)插图1

结语

饶公于上世纪30年代中后期,继承先君饶锷先生未竟之志,补辑校注《潮州艺文志》,深受孙诒让《温州经籍志》的启示,对与温州地域文化与温州文化人,相当熟悉。饶先生喜爱谢灵运山水诗,从谢灵运诗里读到写永嘉山水的诗篇,也因此对温州雁荡山水有着更为深切的情感!

雁荡山雄伟奇奥,秀美多幻,为饶公诗画创作提供自然审美境域,使其情感、思维、理念与之融汇贯通,心心相印。为现代人自然山水审美,走向传统美学回归,提供超越单纯游玩山水的审美理念。如何以自身情感律动与达观精神,融入自然山水审美,感知生命宇宙意识,有着重要的现实审美价值。

饶公是通儒大家,其诗文与书画,以通达敏捷思维,贯通文史典籍,表述丰赡情感意涵,更是学艺携进的典范。特别两度行旅雁荡,为雁荡抒写诗文与书画,以及对山水诗人谢灵运的感怀,深入温州雁荡山水,佛学融通美学的诗画创作,不仅为人们提升山水审美的境界,更是深化认识对雁荡山水文化,具有深远的历史人文意义。

最新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站长邮箱:1943756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