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排名前十自闭症机构(天津自闭症治疗机构哪里有)

26

文|胡香赟

编辑|海若镜

投身自闭症儿童干预平台建设的第6个年头,ALSOLIFE创始人张之光越来越意识到“服务可及性”的重要性。

从根源上来讲,自闭症是由基因起主导作用的的脑神经发育障碍。自闭症患儿相较普通儿童的区别在于,他们对外界的种种信息,尤其是社会性沟通信息的反应能力非常有限。目前,主流的干预治疗也都是着力于如何改善患儿和外界的沟通效率,从而尽可能帮助他们接近普通孩子的状态。这个干预训练的过程,虽然在脑神经发育上的具体作用虽然还不完全清楚,但有一些研究表明神经系统有可能从中获得发育改善。

传统方法中,这种干预手段高度依赖人工,除家庭陪伴外往往要接受康复师治疗,导致患者家庭负担很重。《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21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国内孤独症谱系障碍(ASD,自闭症医学用名)儿童家庭每月在康复治疗相关的各类直接、间接项目上的总支出约达9677.87元,占家庭年收入比重128%左右。

张之光认为,对大多数家庭来说,自闭症儿童干预“不该是一种贵族服务,一定要在拓展服务可及性和提高服务质量中找到一个平衡”。兼具患儿家长和创业者的双重身份,2017年正式创办ALSOLIFE时,张之光更关注如何为自闭症患儿家庭提供病情评估、居家训练指导等内容,并从2019年开始提供专业的线下机构服务,但服务人群有限。数字疗法概念出现后,他开始思考如何通过新技术打破公共卫生领域的“不可能三角”:在提高服务可及性和质量的同时,降低服务价格。

对此,ALSOLIFE的解决方案是开发一套数字化干预系统,以AI游戏的形式替代一部分人工干预治疗。系统内设约130项儿童认知发展相关的里程碑,在评估自闭症患儿的能力极限后进行智能化匹配,为其设置每天的干预目标和内容,“确保小朋友的认知、交流等能力能够均匀、持续地提升”。

天津排名前十自闭症机构(天津自闭症治疗机构哪里有)插图

ALSOLIFE数字化干预系统示例

“目前,系统内的AI认知目标在2000种以上,有超过8万个素材,可以占到人工干预工作量的40%。我们搭建的百人左右的内容研发和设计团队中,大部分人其实都在做这件事。”张之光介绍称。

从服务提供方的角度来讲,ALSOLIFE同样是系统的受益者。

软件服务外,线下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一直是ALSOLIFE的强势业务之一,公司在北京、天津等城市总计开设14家线下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组建康复师团队达400人以上,占全体员工比例的4/5左右。

过去,行业对经验丰富的康复师需求更强,正是因为他们见过更多的患儿病例,知道如何有效开展训练;如今,这部分经验式内容逐渐被算法采集,形成针对同类型患儿的数据模型,在替代康复师完成一部分“重复、繁琐”的工作之外,指导康复师做出更合理、智慧的治疗决策,从而“提高干预效率,让家长的钱花得更有效”。

2022年年底,这套系统陆续开始在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等5家医院落地,“目前,这个产品在海南平均每天约有600个小朋友在用,在23年4月份时,有超过40%的家庭一次性续费了六个月的服务”。今年,ALSOLIFE继续推进该数字疗法在全国范围内的推广工作,签约医院已有11家。

此外,ALSOLIFE与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合作开发了针对孤独症儿童的早期筛查辅助诊断工具,已于去年6月拿下国内孤独症领域的首张医疗器械二类证书。用张之光的话说,这款AI辅助诊断产品其实就是“把患儿和医生、评估师之间的互动掰开、揉碎”:“自闭症儿童常规的表现是不理人、不回应人、不关注人,现在我们把这些行为量化成指标,比如在一个一分钟的结构性游戏中,孩子有多少次自发地关注评估师;有多少次能够回应评估师的指令等,再让孩子和评估师发生深层次互动,通过数据量表结果进行判断。较传统方法的优势是把一个单纯的‘是和否’的判断转化为程度、频率和时间的关系。”

张之光坦言,这项工作的难点其实并不在数据学习,而是前期互动内容设计,以及确定哪些行为可以作为评判指标,“总共要标140个项目,而且指标的校标精度要求会非常高”。及至目前,ALSOLIFE联合北医六院总共收集了超过700个1-6岁患儿的数据量,公司将持续推进这项工作,为该疗法申请三类医疗器械证书做准备。

天津排名前十自闭症机构(天津自闭症治疗机构哪里有)插图1

ALSOLIFE线下康复中心

商业化方面,得益于线上软件服务和线下康复中心“两条腿”走路,ALSOLIFE现已实现自身造血,其中服务C端的付费比例为100%。张之光表示,一方面,公司很注重成本控制;另一方面,较传统数字疗法企业而言,ALSOLIFE的线下服务中收集的大量案例数据能够反向指导软件产品开发,明白市场“最迫切的需求是什么”。

整体而言,近几年资本大举介入自闭症领域之后,的确在规范行业标准、科研调查、人才培训等方面注入了活水。但当资源逐步到位之后,患者负担加重、服务“内卷”等问题也无可避免。“偏教育行业的特质导致自闭症领域的流量竞争问题比较突出,但本质上它应遵循的还是医疗逻辑,通过严谨的科研临床来实证,这才是企业最大的竞争力。”张之光表示。

最新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站长邮箱:19437564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