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四章 旋涡 21-22

两界LG 第四章 旋涡 21-22

    21

    解开手铐后严洛一俨然是一副全身戒备的状态,趁着那几个男人正顾着宽衣解带时偷偷取下指环捏在手里,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时间考虑,只能把心一横:既然擒不住王擒个贼也行,索性逮着谁就是谁!

    “小鲜肉,你是第一次吧?别担心,只要按我们说的做一定让你爽到极|点。”其中一个男人一边脱着睡袍一边说道。

    “是啊,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指导你的。”另一个男人讥笑着在一旁搭腔。

    为了防止摄影机拍到自己的脸,这三个男人还特意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头罩,戴上后除了眼睛和嘴巴脸上其他部分都被遮的严严实实,再加上他们那一身的横肉,这猥|琐程度简直令严洛一恶心到发毛。

    严洛一狠狠瞪着眼前那三个对着他一脸淫.笑的畜生,手心里那枚指环被他越篡越紧。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但是面对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他确实没什么胜算,既然不能一对三那就先一对一吧。

    “你们能不能一个一个来?我有点怕。”他故意做出一副唯唯诺诺的可怜模样轻声央求道。

    之前和季节说话的那个男人没在脱睡袍而先是在一旁摆弄着摄影机好像在调整什么,见严洛一那一脸惹人怜爱的表情心中不禁浪花四起,笑盈盈道:“呵呵,行,那我们一个一个来。”他爽快地答应下来,一方面严洛一的模样是他喜欢的类型所以也确实想自己尝这第一口,然后对着另外两人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先来,那两人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异议。

    严洛一从刚才他们脱衣服的时候就在打量这三个男人的身高和体型,而朝他走过来的这个正好是其中最矮小的一个,这可就再好不过了。

    男人满脸堆笑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他本想先安慰两句再进入正题,但一靠近严洛一便被他那张诱.人的脸蛋吸引住了,于是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摸着严洛一的脸颊感叹道:“哟,你可真是个极品啊,瞧这张皮又光又嫩的。”

    一阵恶寒从严洛一的脚底凉到头顶,他用尽全力才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那个能不能麻烦你把窗帘拉起来。”

    男人转头扫了一眼身旁的落地窗,柔声道:“小宝贝你放心,这里是29楼,而且现在天都黑了,我保证外面谁也看不到你。”

    “我我只是不习惯拉开窗帘做这种事情,你看行吗?”严洛一的声音里夹着一丝微颤,这倒不是他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因为他发觉体内的药效已经在开始发挥作用,所以不得不极力克制自己。

    “好好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行了吧。”男人见严洛一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魂都快被勾出来了自然什么都答应的快,便立即转身准备去拉窗帘。不料就在他转过身的一刹那,忽然脖间微微一凉,随即而来便是一阵刺痛感。

    站在房间另一头的那两个男人皆是一惊,见同伴一副快被活活勒死的模样先是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等反应过来后急忙劝阻道:“别别,你先松手,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是啊是啊,你不情愿我们不强迫你就是了,可千万别冲动啊。”另一个男人在旁帮腔道。

    “是是季总邀请我们来的,我我也不知道你你不愿意啊,不关我我的事。”被严洛一勒住脖子的男人只好用尽吃奶的力气为自己辩解,他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气了。

    “好,等我离开这里我就松手。”严洛一咬着牙奋力与体内发作的药效做斗争,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快去开门!”他大声喝道。

    此时的季节全然不知道屋内的动静,他正端坐在客厅沙发上轻晃着手中的红酒杯,扑鼻的酒香令他不禁有些惋惜,要是现在能带严洛一去他的存香园该多好,搭配上他地下室里那些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那效果一定会更加刺|激好看,“唉可惜了。”

    谁知他刚感叹完就听见了开门声,他疑惑地转头一看,见两个光膀子的男人缓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满是担惊受怕的表情,“哟,这是怎么了?王局怎么把你们俩赶出来了?”

    其中一男子朝季节使了个眼色,季节脸色蓦地一沉,刷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而这时严洛一正从房间里挟持着人质走出来,并且明显可见被他勒着的脖子已经开始慢慢渗血,这情景令在场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严洛一一步一步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季节恨得直咬牙,原本只是想款待一下自己新结交的三个合作伙伴,因为知道他们都好这口所以才会主动将严洛一这块鲜肉送到他们嘴边,可万万没想到自己请来的贵客现在竟成了严洛一逃出生天的挡箭牌,而偏偏三个人当中挟持谁不好挟持其中一个政|府官员,害得他想不保都不行。

    严洛一眼见自己就快要逃出去了便稍稍加快步伐,可是拖着身前这么一个大活人难免会有些吃力。此时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身体越发燥.热难耐,视线慢慢开始失焦。他用力甩了甩头,强行撑了撑眼睛,体力的大量消耗催促他必须抓紧时间。

    “开门!”他向着季节恶狠狠地瞪了过去,并威胁性地将手中的钢丝线勒紧一些。

    “呃”人质随即发出一声低哑的惨叫,脖子上的血渗得更厉害了。

    “去,给他开门。”季节阴着脸即刻下令道,现在他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得不先保证人质的安全。一名手下立即将大门打开,严洛一便趁机拖着手里的人质向门外走去。可能是情急之下用力过猛,他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四肢跟着一软,以致步伐不稳随即踉跄了两下。为了不让自己被人看出端倪他立刻强打起精神重新将双脚挺直,到了这个节骨眼绝对不能出任何差池,死都得撑下去!

    季节站在原地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严洛一,脑中正盘算着等他落单后怎么再将他擒回来,他料想严洛一顶着这副光溜溜的身子想必也跑不远,而严洛一那记不经意的踉跄正好点醒了他一件事,这家伙刚才可是喝过药的。

    季节嘴角一抹微扬,因为他知道体内的药效一旦发挥即便他严洛一有本事走出这扇门也绝走不出这栋楼。眉间的阴鸷忽然转换成某种笑意,那何不干脆和他来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说不定也会很有意思。

    严洛一一脚踏出大门便立刻向四周围扫了扫,确定门外没有季节的手下之后他才安心一点,可现在的问题是他手里还有累赘没扔掉,所以还是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但他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里根本就不是酒店,房间的外面竟然是间偌大的办公室!

    靠!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严洛一恼怒之余暗暗在心里叫嚣。他原以为这里会是一家酒店,至少周围还能喊到人求救,再不行就豁出去来次裸奔也能引起旁人的注意,可现在明摆着这里又是季节的地盘,逃出生天的希望再度变得微乎其微。不过严洛一早已下定决心,就是死也不能束手就擒,万一真逃不掉就干脆找个人给自己陪葬。

    他硬着头皮将人质慢慢拖向办公室门口,而这时他忽然瞥见了倚在门旁的一副高尔夫球杆,见门是开着的便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拖延时间的办法,便低下头小声对着人质命令道:“从里面拿根球棒出来,快!”

    他手里的人质显然已经处于呼吸困难的状态,就连说句话都使不上劲,然而眼下自己命悬一线就是再困难的事情他也得照做不误,于是咬了咬牙,抖着手费力地从高尔夫球包里抽了根球杆出来。

    “好好拿着!要是敢松手我现在就勒死你!”严洛一恶狠狠地在他耳边低声恐吓道。

    门外的走廊上灯光很暗,严洛一思索着这里虽然不是酒店但估计是办公楼一类的地方,因为当他走出门口时用眼角的余光瞥见走廊一侧的房门上印着“会议室”三个字。

    “你!过来把门关上!”严洛一站在门外瞪着刚才给自己灌药的那名手下威吓道,那名手下小心翼翼地朝季节望去,没有季节的指令他哪敢擅自行动,随后见季节颔首同意他才走上前慢慢将两扇门合上。

    门一关,看不见季节和他那帮手下之后严洛一极度紧绷的脑神经稍许缓和了一点,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着手里这个累赘,加上体内的药效愈演愈烈,他已经没有多余的体力再拖一个人逃跑,更何况这个人再这么被他勒下去差不多快断气了,虽然他十分厌恶手中的这个人,但他毕竟罪不至死。严洛一随即松开双手,并迅速夺过人质手上的那根球杆将它横着插.进门上的两根扶手中间,这样多少能为他拖延一点时间。

    人质“咚”地一声倒在地上,门内的人听到了动静打算开门查看,谁知推了半天门都没推开,最后只能硬生生把门给踹开。

    门被踹开后只看见人质虚弱的躺在地上,他身上的原本穿着的那件睡袍连同严洛一一起不见了踪影。季节随即命令手下将人去送医院医治,然后另外指派手下去搜查整栋楼,他倒想看看严洛一这只被下.药的小老鼠能在这栋封闭的大楼里蹿多久。

    的确,在这陌生的环境下严洛一就如同只无头苍蝇般得到处乱跑,幸好他顺手扒了那猥.琐男的睡袍,不然可就真要裸.奔了。

    唯一的出路只有楼里的安全通道,严洛一深知若继续待在这里的话自己很快就会被季节的手下找到,可由于走廊的光线太暗以及药效的作用致使他视线逐渐模糊全身都使不出力气,以至于他每走一步都觉得极其艰难。

    怎么办?快撑不住了他全身感到异常地燥.热,血液就像沸腾了一般往他腰部以下的部位汇聚,涨得他发疼。此刻他浑身难受至极,佝偻着背勉强让自己一步一步往前缓慢地移动,直到最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体也随之慢慢倒了下去。

    迷糊中他听到有脚步声走向自己,好像有人在耳边轻声叫着自己的名字,他微张的双眼中依稀看到了一张脸,那是一张只存在于记忆中的脸。意识的紊乱已经让严洛一分不清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他本能地向对方发出呼救,用尽所有力气试图让自己大声说话,尽管这声音听上去那么得微弱,微弱到连自己都听不清楚,或许只有那个将严洛一抱在怀里的人才能明白他嘴里在说什么。

    他说,“邢天救我。”

    22

    躺在病床上的陈浩被一场梦给惊醒了,梦中的场景如此真实,真实到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和严洛一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不知道严洛一现在怎么样了,他伤得严不严重?陈浩微微抬头向四周看了看,只见吴凯杰正斜靠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打着瞌睡。陈浩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左臂根本抬不起来,但幸好右手还能动,不过就是有点使不上劲。他心里急切地想知道严洛一目前伤势如何,就算能看他一眼也好,可干哑的喉咙使他根本发不出声音,而吴凯杰坐着的位置离他有点远,导致他极其费力地伸出右手够了半天都够不着人。

    陈浩这下火气就上来了,抬眼看到床边的柜子上有个玻璃水杯,便直接将杯子推到了地上。

    啪!玻璃杯碎了一地。

    这声响终于惊醒了睡梦中的吴凯杰,他一个激灵坐直身体对着陈浩惊呼道:“呀!头儿你醒啦?”他看了一眼地上无辜被害的玻璃杯,叹气道:“你是想喝水吗?唉,你怎么不叫我呢,瞧这一地的玻璃渣。”陈浩气得两眼直冒火星,当初他大概是脑子进水了才把这二货留在刑警队的吧。

    “水我要喝水。”陈浩憋着一肚子脏话想骂结果还是省略掉了,先挑了最要紧的说。

    “呃你等等啊,我去给你再找个杯子。”吴凯杰立刻起身四处搜寻能用的杯子,刚才摔碎的那个是他好不容易问服务台的护士小姐姐要来的,如今碎成这样他也没脸再去借了,只好找找还有什么能用来装水喝的容器,最后转悠了半天终于在垃圾桶瞥见自己之前刚吃完的那盒泡面,索性干脆将里面剩余的汤倒掉直接拿来盛水用。

    “来了来了,喝吧。”吴凯杰慢慢扶起陈浩绑着绷带的头将泡面盒递到了他嘴边。

    陈浩眉头一皱,闻着一股子泡面味的水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直接把吴凯杰从阳台一脚踹出去,可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就是再怎么不爽也得把这怪味水给喝下去。

    咳咳他喝得太急忍不住咳了两声,感觉自己的喉咙能正常使用后立即问道:“严洛一呢?他怎么样了?”虽然他能正常说话但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沙哑。

    “嗯?严洛一?”吴凯杰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莫名奇妙,“他不是一直请假在家吗?你怎么想起他来了?现在出车祸的是你又不是他。”

    陈浩心脏骤然一紧,不对!车祸当时严洛一明明跟自己在一起的怎么会没人看见?!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救我的时候没看到严洛一也在车里吗?”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陈浩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啊?没没啊,救护车送来的只有你一个人啊!怎么?严洛一当时也和你在一起吗?”吴凯杰从陈浩惊慌失措的神情中猜测严洛一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见陈浩这么激动的样子,而第一次也同样是在严洛一突然失踪的时候。

    “快!送我回警局!”陈浩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猛地拔掉手上的输液管,结果一不留神撑到了自己那条绑着石膏的左臂,“啊——!”他哀嚎一声差点倒回床上,但他没时间理会这条胳膊带来的疼痛,一心只想着快点回警局找出严洛一现在的位置。

    “哎!别啊,你起来干嘛?”一旁的吴凯杰见状吓得立即伸手将他拦了下来,毕竟陈浩自己身上的伤也不轻,这万一要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便急忙安抚道:“头儿你冷静一点,你看你现在都伤成这样了还能干些什么呀?这样吧,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安排我和大飞哥去就行,跑腿的活儿就让我们干吧,而且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法往外跑啊,你说是吧?”

    陈浩犹豫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石膏,摸了摸头上缠着的那层厚厚的纱布,不用照镜子他也能猜到自己现在是啥鬼样子。吴凯杰说的没错,他就算回警局除了呆坐在办公室等消息之外确实什么都做不了。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打消了回警局的念头,愁眉不展地坐在床上向周围扫了一眼,问道:“我躺了多久了?”

    “哦,都已经躺了两天了。”

    “什么?!”陈浩瞬间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自己竟在医院躺了这么久,那岂不是早已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顷刻间,他脑子里刚刚计划好的营救方案瞬间就被一键清空,过了这么久搞不好人不在已经被

    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感觉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越想就揪得越紧,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喃喃自语道:“不行再晚就来不及了,我得去找他。”也不知自己哪来的意志力使他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一股脑地跳下病床准备往门外冲。

    “头儿!你冷静冷静!”吴凯杰急忙上前死命地拖住陈浩,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确实太TM吓人了,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刑警队队长吗?怎么搞得跟天要塌了似的。

    陈浩此时显然听不进任何话,他只知道严洛一又一次在自己的手里丢了,曾经他还那样信誓旦旦地发誓要豁出性命保护严洛一,可结果呢?

    这次他绝不能食言,绝不能!

    陈浩用力想要掰开被吴凯杰紧紧箍住自己的双手,但以他目前虚弱乏力的状态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何况自己一只左手还是残的,“松手!你TM给我松手!让我出去!”失控之下的陈浩大声咆哮着,过度地挣扎致使他血气上涌,血丝蔓延至双目。

    吴凯杰虽然不明白陈浩为什么会突然失去理智,但他知道陈浩在这种精神状态下出去是非常危险的,既然好言相劝起不了作用那只好用蛮力生拉硬拽,反正能拖一时是一时。

    两人跌跌撞撞你拉我扯地一路往病房大门的方向匍匐前进,陈浩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竟能强行挣扎到门口,就在他拖着残缺的身躯即将摸到着门把手时门突然自己开了。

    一个人影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门后正半跪在地板上以用一种奇怪的姿势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不明所以地问道:“我说你们俩这是干嘛呢?”

    陈浩与吴凯杰两人听见这个着声音同时抬头一看,刹那间原地石化。

    吴凯杰像是见了救星一般瞪大了眼睛,双臂扔紧紧箍着陈浩的大腿不敢松手,最后终于两手一摊仰天长叹道:“哎哟额的神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陈浩愣了半天才回过神,高举的右手始终停留在半空中,带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支吾道:“严你怎么?”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