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两界LG章节列表 > 两界LG_第四章 旋涡 13-14

两界LG 第四章 旋涡 13-14

    13

    许昭在回去的路上拨通了季节的电话,“喂,季总,事情办妥了。”

    “麻烦你了许律师,晚上我在莱顿花园酒店请你吃饭吧,不知许律师是否有空?”季节在电话那头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好,没问题。我就是再忙也得吃饭啊,更何况季总你的饭可不是谁都吃得到的,自当荣幸之至,顺便我还有些事情要你和汇报一下。”

    “好,那我们晚上见吧。”

    一挂断电话季节便不耐烦地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哀叹道:“唉,又要去跟无聊的人吃饭了,真没意思。”他郁闷地撇了撇嘴,还好此时有人将一杯鲜榨橙汁递到了他面前才令他立刻笑逐颜开,只听那人柔声说道:“人家帮了你的忙,你请客吃顿饭也是应该的,实在不喜欢的话吃快点就是了。”

    季节就像是个被哄着的孩子一般美滋滋地接过送来的橙汁,神色雀跃道:“天,不然你陪我去吧,有你在我就不无聊了。”

    邢天淡然一笑,他对季节这种粘人的小毛病早已习以为常,“不去,你自己去吧。”季节失望地“噢”了一声,对于邢天的拒绝其实他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记得7岁那年他第一次被父亲带去了邢天家里,由于那时年纪还小所以作为哥哥的邢天对他也是相当照顾,久而久之他就成了整天跟在邢天屁股后头求关注求疼爱的小弟弟,自母亲去世后在他的世界里唯一能亲近的人就只有邢天。其实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起对邢天的感觉已不再是弟弟对哥哥那么简单,他渴望邢天的爱,他要的不是一个疼弟弟的哥哥,他要的是邢天的全部,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心。

    可是这么多年的付出他始终越不去那道坎儿,那道横在他和邢天之间的坎儿。他向邢天表白过很多次可最后得到的回复都是婉言拒绝,关于这一点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想不明白,原本以为邢天或许是因为不喜欢男人才会一而再的拒绝,可后来有一天无意中竟然被他撞见邢天带着一名年轻的调酒师去开房。于是他偷偷派人抓了那调酒师,经逼问之下发现原来邢天和这人不过一夜|情而已,令他出乎意料的是从这调酒师口中得知邢天会看上他纯粹因为他长得像一个人,而那个人也是一名调酒师。此时的季节既震惊又愤恨,他恨一直以来在邢天心里一直住着别人而他这么多年竟全然不知,而后一怒之下命令手下把抓来的调酒师当场杀了泄愤,替身也好一夜|情也罢,凡是能让邢天惦记的人都得死。

    等到自己冷静下来之后他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个所谓的“调酒师”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以他对邢天长期以来的关注度不可能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人,思前想后只有邢天瞒着他回国的那几个月时间里他与邢天之间完全失去联系。他清楚记得自己父亲季达海把邢天带回来的那天晚上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失了魂的躯壳,这之后连续三天邢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出来见人,任凭他这个弟弟每天守在门外如何苦苦哀求都毫无反应,最后季节不得不靠绝食才逼得邢天从那扇门里出来。后来他从父亲那里探听到邢天回国那段时间一直呆在江源,至于为什么会去那里的原因父亲却一直守口如瓶。

    但是,对于季节来说无论什么原因他都找出那个人,一个一声不响霸占邢天那么多年的人。随后的日子里他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但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去江源找出这个人,然而过了这么多年那个人可能换了别的职业,也有可能早已离开了江源,可是对于季节来说就算期望再渺茫也要把那个人找出来,因为此人必须死,而且必须由他亲手杀死,他要用此人的死来唤回邢天的爱,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就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而存香园不过是一个能让他长期留在江源的借口,凭借着酒庄老板的身份他更容易接近想要找的人,一旦寻到相貌相似的人之后便再用高薪的诱惑使他们上钩,只可惜这些人最终都不是他要找的人。

    季节将手中剩下的半杯橙汁一饮而尽后起身缓步走向厨房,此时邢天正在厨房专注地做着料理并未察觉季节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身后,正当他准备掀开锅盖看看汤是否熬好时被身后一双情不自禁的手环住了自己的腰。

    “小节,你这是做什么?你都这么大了以后别再这样搂搂抱抱了。”邢天将季节的手轻轻拨开,但说话的语气却十分温和。

    再一次被邢天拒绝的感觉让季节眼中的柔情瞬间转换成一股怨恨,这样无休止地等待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他攥紧拳头努力压抑心中的妒火阴沉着脸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心里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了?”邢天正搅拌着锅里的汤,当听到季节的话后动作微微一滞。其实这个问题季节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他,而他也隐约能感觉到季节似乎并不相信他的心上人已经死了,可就算问他一千遍一万他的答案也只有一个。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待会把醒酒汤了吧,别闹脾气了。”邢天摸了摸季节的头柔声安抚道。

    季节明知这个问题问得非常愚蠢,但有时候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特别是在邢天有意无意拒绝自己时,那种不甘和妒忌的滋味简直快把他逼疯了。难道自己永远赢不了一个死人吗?他狠狠咬了咬后槽牙,然后慢慢松开自己紧握的拳头,他明白如果这时候继续和邢天较劲下去对他没有任何好处,搞不好反而会让邢天更加疏远自己,这样岂不是真的要输给那个“活死人”了。

    “来,汤煮好了,喝吧。”邢天将盛好的汤递到季节面前,态度平和地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嗯,谢谢哥。”季节乖巧地接过碗,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他心知现在不是急于求成的时候,就好像手里端的这碗汤,慢慢煮才有味道。

    差不多五点的时候季节穿戴整齐便去赴与许昭的饭局,邢天目送他离开房间后打了个电话给Lucas。

    “喂,他怎么样了?”Lucas自然明白邢天口中的他指的是谁,立刻回答道:“他之前去了医院做身体检查,看样子应该身体没什么大碍,你可以放心了。”

    “嗯,人不用跟了,你回来吧。”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电话那头的邢天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带着一丝沙哑的嗓音回复道:“明天。”

    “行,那我现在就定机票。”Lucas挂断电话后疲惫地揉了揉眼睛,为了找严洛一他一晚上差不多把红叶山跑了个遍,幸好当时看到有一辆警车开上山,于是他灵机一动便偷偷跟在了后面,最后从疗养院的门卫老大爷那里得知严洛一已经得到救援,这下他也安心了。但为了确保严洛一能安然无恙地回去他便按照邢天的吩咐一直跟着他,听邢天电话里的声音估计也是一夜没合眼。Lucas实在搞不懂邢天为什么要这般藏着掖着,这根本不像他一贯的作风,他眼中的邢天可是黑白两道战无不胜的风云人物,十把qiang对着他脑袋时都不曾见他眨过眼,可为什么要怕一个弱不禁风的小警察呢?

    “唉,一物降一物吧。”Lucas默默地叹了口气,既然猜不透个中缘由还不如早点回酒店睡觉,一想到酒店还有海鲜自助餐和波尔多红酒在等着他便迫不及待的踩下了油门。

    而这时邢天正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凝视着手机上的那张照片,若不是季节发了这张照片给他可能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早已忘记了这个人,就算他躲到世界另一头又如何,就算他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事业上又如何,埋藏在心底的潘多拉之盒一旦被打开一切又似乎回到原点,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回到美国后他本想借着念书的这段时间调查出事情的真相,因为他始终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严洛一父母的死说不定就是一起纯粹的意外事故。但是,最终得到的结果却还是令他心灰意冷。

    邢天将身体倚在沙发上仰头注视着天花板,脑中的回忆就像冲破大坝的洪水般席卷而来,欢笑与痛苦迫使他闭上了眼睛,或许因为自己熬了一夜的关系没过多久便睡着了。

    一阵手机铃声将邢天从睡眠中吵醒,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才晚上八点半,电话是季节打来的,“喂,怎么了?”他带着半梦半醒的嗓音接起电话。

    “Mark你在睡觉吗?我是不是吵醒你了?”季节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有些小兴奋。

    “没睡,就是躺沙发眯了一会儿,你饭吃完了吗?”

    “是啊,我现在在回来的路上。Mark,我今天从许昭那里听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等不及想告诉你。”

    “哦?什么事情?”

    季节眯起眼睛阴鸷一笑,缓缓说道:“你记得我之前找到的那个手臂上有疤的男人吗?他逃跑了。”

    这是邢天早就知道的事情所以并不感到意外,便冷冷回了一声“哦”。季节虽然知道邢天对这个人貌似不感兴趣,但仍兴致勃勃地说道:“你猜他是干嘛的?哈哈,他原来是个警察,没想到我竟然被他给骗了!”

    “你知道人家是警察就好,别搞出什么乱子,明天跟我回美国吧。”邢天这句话里的态度显得有些强硬,这让季节听着很不舒服。

    “不,我要留在江源,然后弄死那个警察。”

    “你别乱来!”邢天瞪大眼睛唰地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感觉事情不妙,季节要是执拗起来谁都拉不住。

    没想电话那头季节竟呵呵地笑了起来,一番戏谑道:“哎哟,瞧把你急的。我跟你开玩笑呢,他可是警察我还没蠢到这地步。”

    邢天轻吐了口气,刚才这个玩笑确实开得有点大,所幸季节还没那么意气用事,不过以季节睚眦必报的性格邢天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踏实。

    “行了,你早点回来吧,我让Lucas订了机票,明天就走。”

    “啊?这么快就走吗?”

    “怎么?你不打算一起回去吗?你还准备在江源玩儿多久?”邢天并不想放任他独自留在江源,可眼下没有适当的理由能带他走。

    “放心,我不会待很久的,现在手头上还有点生意没完成,可能再过一个月吧。”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季节打开了手机里的相册,看着严洛一那张半|裸的照片嘴角边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喃喃道:“姓严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因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14

    “什么?!取消?”Lucas接起邢天打来的电话后一脸诧异地放下手里抓着的那条雪蟹腿。这才刚订好的机票怎么突然又要取消了,“天哥,是季节那儿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我担心小节会搞出点什么,以防万一我得看着他点,等他生意上的事情解决了就带他一起回去,把他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不放心?不放心什么?”Lucas不明白以季节的身份难道在江源这个地方还有人敢动他不成。

    “我不是担心小节的安全,我担心的是他的安全。”

    Lucas瞬间便领会了邢天话里的意思,应声道:“好,我知道了。”

    严洛一从医院回警局后就在路展国的劝说下硬是接下了在家休养一周的活儿。第二天中午,陈浩拎着两大袋吃的和一袋啤酒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家门口。

    “你怎么来了?干嘛还带一堆吃的?”对于这位不速之客严洛一心里多少有点儿排斥,因为每次这人来自己家里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陈浩嬉皮笑脸道:“我这个当领导的特地来慰问慰问你呗,怎么?不欢迎啊?”没等严洛一回应他就已经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子。

    严洛一一脸无奈地关上门后不一会儿便闻到空气中飘散着的一股川菜味儿,顿时他感觉自己的胃口大开,看着陈浩将袋子里打包的菜一盒盒摆上桌便问道:“你没吃饭吗?”

    “没啊,这不买来和你一起吃呗。”陈浩爽快地回答完毕。

    严洛一这时正好还没吃饭,见着一桌子诱人的川菜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但毕竟是陈浩花钱买来的,所以该有的客套还是要有的。

    “你买的还是你自己吃吧,我去煮碗面就行。”所谓的口是心非大抵如此。

    陈浩楞了楞,两秒后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死要面子的老毛病又犯了,皱了皱眉唉声叹气道:“唉,好吧,我买的可是两人份,既然你不赏脸那剩下的我只好扔垃圾桶了。可惜了这些菜啊,暴殄天物了哟。”

    这句话像是戳中了严洛一死穴,他平生最见不得的就是浪费粮食,想了想最后还是不忍它们进垃圾桶,便道:“那行,咱两一起吃,待会你算算多少钱我给你一半就是。”

    陈浩被他这话堵地都快翻白眼了,这辈子还第一次碰到这么死心眼的人,要换成别人这么跟他计较早就翻脸了。但严洛一可不是别人,这人得哄着才行,于是随口编了个理由道:“不瞒你说,其实这是可是我们路局出钱让我给你买的,说是体恤你因工受伤。这样,要不慢点你自己把钱给路局吧,反正我是伸不出这手。”这连哄带骗的本事陈浩自认天下无双。

    听陈浩这么一说那可是路局的心意看样子是不得不吃了,既然能吃的心安理得那他也就不客气了,随手拿起筷子便大口朵颐起来。话说这鬼见愁记性倒是不错,之前下过一趟馆子之后他爱吃什么倒是都能记得住,一桌子菜全是他爱吃的东西,所以在这点上严洛一对他还是比较认可的。不过陈浩倒是没怎么动筷,事实上他对喝酒的兴趣多于吃菜,索性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愉悦地欣赏严洛一大吃特吃的有趣模样,老实说这感觉还不错的。

    吃到一半,陈浩灌下一口啤酒后说道:“哎,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严洛一抬眼望向陈浩,其实他心里已经能猜到陈浩后面要说的事情多半是和案子有关,便配合地回应道:“好消息。”

    “好消息是郑义已经招认了,而坏消息是——”

    “坏消息是他一个人认了所有罪名,对吗?”没等陈浩说完严洛一就已抢先一步把话接了下去。

    陈浩一愣,心想哪个家伙嘴那么快竟然赶在他前面汇报消息,真TM扫了他的兴,靠!

    “我上午打电话问过小吴,他已经都告诉我了。”严洛一面无表情地继续低头吃着碗里的菜,而对于这个结果他似乎并不觉得意外。

    陈浩咬牙切齿地在心里把吴凯杰大骂了一通,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把这人给直接毒哑,看他以后话还多不多。

    严洛一边吃边说道:“郑义虽然帮季节顶了罪但他自己也并非无辜,只能说他自己助纣为虐才落得这个下场。其实我们也该往好的方面想,想必这次之后季节应该会有所收敛,要是他敢再犯案不就等同于告诉世人真凶另有其人吗?哼,我想他还不至于这么蠢。”

    陈浩认真听着严洛一所做的分析,其实他说的这些和自己想的大致相同,只不过他可没严洛一那么大度。案子是结了,但他和季节之间的梁子也结了,只要一天没能将季节定罪他必会咬着他不放,谁叫他偏偏遇到自己这么个鬼见愁,算他倒霉咯。

    其实严洛心里何尝不郁闷,毕竟自己差点死在季节手里,甚至还差点被他给唉,一想到那段变|态的视频画面瞬间便没了食欲,甚至有点儿想吐,于是他立刻放下手中的筷子冲去厨房迅速给自己倒了杯水压压惊。

    陈浩看严洛一突然站起来跑去喝水还当他给辣着了,讥笑道:“嗬,敢情你说自己能吃辣是吹牛的啊。”说完啪一声随手开了一罐冰啤酒道:“我告诉你解辣喝水根本没用,来,喝这个吧!”

    严洛一懒得跟他解释,摇了摇头说道:“不了,你自己喝吧,我不能喝酒的。”

    “噢!抱歉,忘了这茬。”陈浩确实是忘了严洛一忌酒这件事,但想了想又道:“哎?你上次说你不喝酒是因为什么来着?”

    “有暴力倾向。”

    陈浩眉峰一挑,饶有兴致道:“哟呵,这我倒是要见识见识,看看是你变异后厉害还是我厉害。”

    严洛一噗嗤一笑,一不小心呛了口水忍不住咳了两声,有时候陈浩身上的那种孩子气会无意间戳中他的笑点,“变你个头啊,这酒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劝你以后也最好少喝。”

    其实这种话陈浩已经听身边的人说过几百遍了,可怎么从严洛一嘴里说出来就有种特别的感觉,他的嘴边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两人气氛正热络时又有人来敲门,严洛一和陈浩对视了一下,疑惑地问道:“怎么?你还叫了别人来吗?”陈浩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严洛一莫名地打开门一看,诧异道:“文静?!你怎么来了?”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两界LG》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