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问案录章节列表 > 问案录_第二卷 京城中的神秘访客 第二十八章

问案录 第二卷 京城中的神秘访客 第二十八章

    安明画一惊,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大门正被人缓缓推开,一群白衣人随即簇拥着一个穿着银色华服的美貌女子走了进来。那人容色艳丽,样貌绝对是不在严雯之下的人物,安明画却莫名的觉得反感——且抛开自己现在的境况不提,这人身上的邪气未免太重了。

    那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神龛的方向,显然很确定她的位置:“另一只小老鼠也一起出来吧,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帮忙找出了双石化露的秘籍呢。”

    这下不只是安明画,黑衣女子也吃惊不小——不仅仅是因为藏在怀里的古书,身为雅尔拉族中的佼佼者,她自认武功绝对不比中原的任何高手差,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人随口戳穿了藏身之处。

    安明画正没个主意,黑衣女子突然叹息一声:“走吧,我们躲不过的。”也不待她回答,拉着安明画的手腕一跃而出。

    “还算你们识相。”身着繁琐华服的女子勾起了唇角,一派云淡风轻。倒是她身旁的白衣人视线死死的钉在黑衣女子身上,神情十分激动:“居然又是你,弥蝶,杀了我教一位护法三位堂主的血帐还没找你清算,你倒是胆子大,竟然主动上门来了。”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华服女子的脸色更是瞬间沉了下来:“就是她?”

    白衣人立刻跪地:“是。教主,你可一定要给右护法他们报仇啊。”

    眼见被人道破了身份,黑衣女子索性不再掩饰,一把拉下面巾:“原来是风巽教的教主,难怪有如此本领。”

    “弥蝶,你现在也就只剩口舌之快了。想打过我们教主,你还差一百年呢……”白衣人趾高气扬,没想到才说了两句,就被华服女子挥手喝退:“沐阳,下去。”

    女子的视线再次转回弥蝶身上,带了几分狠戾:“原来是雅尔拉族圣教的四位家主之一,我道是谁有本事杀了我的右护法。本来还想着如果你愿意把书交出来就让你死的好看些,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

    弥蝶心知不敌,可也不愿就此认输:“久闻风巽教教主珈月大名,今日便来讨教几招。”

    话音才落,一黑一银两道人影就缠斗在一起,眨眼之间已经过了十几招。高手间的巅峰对决只看得风巽教的其他弟子眼花缭乱,甚至忘了去抓一旁同样看得入神的安明画。

    珈月虽身着繁琐的华服,可一点都不影响行动。手中暗器长绫银针,各种武器层出不穷,再加上她原本就深厚的内力,只有一把软剑的弥蝶很快落了下风,几乎到了只能勉力支撑的地步。两人飞舞腾挪,很快从屋内打到屋外,围观的其他人也一窝蜂的跟了出去。

    此时已过午夜,安明画看着逐渐体力不支的弥蝶暗自着急:显然无论武功还是武器,她跟珈月都没法比。再这样下去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再怎么说她都救了自己不止一次,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忙的?

    她四下里寻找着能用的东西,不过走神了片刻,那二人已经分出了胜负——弥蝶跌坐在地上咳血不止,显然受了严重的内伤。珈月则气定神闲,全无疲态,手中的长绫一挥,弥蝶的软剑已经转到了她手里:“看来雅尔拉族的人也不过尔尔,你的死期到了!”

    珈月用上内力掷出了长剑,银光一闪,眼见那把剑就要穿过弥蝶的身体,安明画急得几乎要喊出来。突然一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跃墙而入,电光石火间,将剑打落在地。

    “什么人?”突如其来的搅局者让众人都呆立在原地——距离不过这么近,竟没有任何人察觉到此人的到来。

    弥蝶瞪大了眼睛看着来人,很是不敢置信。那黑影也不看她,视线径直对上珈月,声音压得极低:“你的对手是我。雅尔拉族的人究竟如何,我便让你长长见识。”

    这人虽然身形不大,甚至矮的像个孩子,但气场十足。饶是镇定如珈月也出现了瞬间的动摇,还没来得及回话,那黑影已经拾起地上的剑攻了过来。珈月才战过一场,勉力挥舞长绫缠住剑身接下一击。那黑影一个转身便将长绫碎成了几段,另一只手一掌将她击倒。

    看着吐血不止的珈月,黑衣人冷冷道:“怎么?这就不行了?”

    风巽教的人从未见过自家的教主吃过如此大亏,一时间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拿不定主意。安明画则是握着手里的字条和一颗药丸,字条上面的痕迹几乎被手心的冷汗浸透——那是黑影刚刚挡下剑前顺手塞给她的,谁也没有注意到,可见此人的武功并非寻常的顶峰高手,可以说到了深不可测的境界。

    但现在不是探究对方身份的时候,她走过去悄悄扶起弥蝶,把药丸塞进她嘴里,同时在耳边小声道:“跟我走。”

    弥蝶无力地点点头,借着黑衣人和夜色的掩护,被安明画悄悄架着从后门离开了。

    安明画带着她一路只敢飞速向前,几乎不敢回头。生怕弥蝶没了意识,路上不停地跟她说话:“你还好吧?我刚才可没给你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是那个救你的人给我的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知道,”弥蝶悄悄睁开眼睛,声音也有了几分底气,“你身上又不可能有塔乌山上的药,肯定是祭子给你的。”

    “祭子?”安明画有些好奇那人的身份,但想了想还是把到了嘴边的疑问咽了下去,换了个问题:“我看他很厉害的样子,他跟那个珈月谁比较厉害?”

    弥蝶冷笑一声:“珈月?她也配跟祭子相提并论?”

    果然……安明画想着她大概不会再说有关雅尔拉族的话题,干脆换个方向:“那个风巽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的吧?”

    出乎意料的,弥蝶并没有回答:“问你的雯雯去吧,她也知道。”说着,指了指铁门外的火光。

    安明画循着看去,外面的密林里火把连成了绵密的搜索网,照得树林亮如白昼。再一看那些人身上的衣服,正是刑狱司的官服。她急忙上前推开了那道门,向火光的方向大声呼喊:“喂,我在这里。”

    “明画?”树林中正举着火把带头找人的严雯立刻注意到了她,“在那个方向,跟我来!”

    她和刑狱司的几个人快步向铁门赶来,因为天色太暗看不见对方的脸,只能依稀看出安明画和另一人站在一起。

    感觉到有人到来,弥蝶突然放开了搭在安明画肩上的手:“到这里就可以了,安姑娘,接下来的路咱们就各走各的吧。”

    “可是你的伤……”安明画担忧的看着她。

    “不妨事,”弥蝶朝她笑了笑,“你可别会错意了,我不会跟朝廷的人见面。让你看见我的脸已经是个意外,如果不是因为祭子的关系我一定会杀掉你的。那么就这样,希望你记住你说过的话,再会。”

    语毕,她一个旋身离开了院子,只留下安明画一个人站在原地,半晌回不过神。

    “明画!”

    严雯很快赶到了安明画身边,看见女孩毫发无伤的站在自己面前的瞬间,竟有种要落泪的冲动。她一时也顾不得许多,冲上前抱住了她:“你害我担心死了,你知不知道!”

    安明画则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雯雯?”

    她眼中的严雯一直是沉着冷静的,就连断案现场都很少流露出情绪。现在这般失态,是因为自己吗?

    虽然明知不该,但安明画的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找到安姑娘了。”

    刑狱司的火把纷纷围拢过来,安明画终于彻底放下了心。严雯放开她,收拾好情绪,又恢复成平日杀伐果决的三小姐:“明画,刚才跟你在一起的人是谁?”

    安明画刚想如实回答,耳畔突然闪过弥蝶的声音:“希望你记住你说过的话。”

    想起自己答应过不吐露她的身份,到了嘴边的回答又咽了回去:“我不知道。”

    这一下却是出乎严雯的意料之外,她审过无数的犯人,对方有没有说谎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真的?”

    安明画眼神躲闪着,点点头。

    这下严雯更确定了她有什么瞒着自己。安明画跟她从来开诚布公,这次却为了一个陌生人执意要骗她,这让严雯心里有些不舒服:“明画,你现在是公门中人,不能为了个人感情对朝廷有所隐瞒。”

    虽然是无心之言,但安明画莫名觉得她这像审犯人似的语气,也委屈起来:“我对朝廷隐瞒什么了?这是我的私事,我不想说,我要回去了。”

    她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跟严雯倾诉,包括自己被关到这里的恐惧,被珈月的手下追赶的惊险,但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

    看着安明画头都不回离开的背影,严雯本想追上去,却又止住了脚步:“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

    站在一旁的陆疏主动请缨:“三小姐别担心,我去找安姑娘,绝对保证她的安全。”

    方临也跟着附和:“让陆疏去吧,他和安姑娘一向对盘,是最好的人选。三小姐,现在咱们的当务之急是查清朝阳寺和风巽教的事情。”

    “我知道了,走吧。”

    ——

    安明画一个人走在刮着夜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心里满满的委屈。直到听见匆忙的脚步声从身后传过来,回荡在月下的冷空气中。她头也不回,语气却放软了:“干吗?来求我了吗?”

    可惜传来的并不是心里想着的温柔声音,而是陆疏贱兮兮的语调:“我又没招惹安姑娘你,我求你作甚。”

    “怎么是你?”安明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转过头立刻炸了毛,又把身体转回来,继续走。

    陆疏三两步跟上:“别走呀,反正三小姐和方临他们这时候应该在调查朝阳寺,也没时间理我。这长夜漫漫的,聊会天嘛。”

    “我对男子没兴趣。”

    “我对你也没兴趣啊,不过聊个天,打发一下时间而已。”

    “不听。”

    “那我跟月亮聊,你别听。”

    “……”

    安明画的段位显然没有陆疏高,只能听他对着空气念叨个不停:“月亮啊月亮,你想知道三小姐今天接到的密令是什么吗?”

    身体很诚实的安明画悄悄竖起了耳朵。

    “答案就是……我也不知道啦哈哈哈哈。我要是知道那还能叫密令了吗?”

    “……”安明画默默加快了步伐,果然就不应该对这种人抱有什么期待。

    陆疏也跟着加快几步,嘴里继续念叨:“月亮,我继续跟你说哦,我今天第一次看见三小姐违背大公子的命令呢。三小姐下午从宫中出来找不到安家的小丫头,整个人都慌了,让我们几个在值的把京城翻了个底朝天。到了晚上大公子来传令说有任务要交给三小姐,她居然没听,说一定要先找到姓安的小丫头,不然就不去执行命令了……”

    安明画拼命克制自己回头的想法,毕竟陆疏满嘴跑火车经常不靠谱,但听到“三小姐从中午折腾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上”的时候再也忍不了,猛然止住了脚步:“那你们还不劝她吃饭!”

    上钩!

    陆疏心中得意,表面故意一摊手:“我有什么办法?三小姐那个固执的劲你也知道,一上来谁都劝不动。”

    安明画却顾不得分辨他是否在装样子了:“朝阳寺的事情应该快结束了吧?严家应该会给她留些食物……”

    “安姑娘,你是真的没在听我说话嘛?三小姐出来之后就一直在找你,根本没回过严府,府上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她没有吃饭?这么晚了街上的酒楼也都打烊了,看来只能饿到明天早上喽……”

    陆疏存了心的想戏弄她,故意把严雯的事添油加醋说的很凄惨,却没想到安明画眼睛一亮:“跟我来。”

    “去哪里?”

    “去我家打个下手,”安明画自信满满,“我来给雯雯做吃的。”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问案录》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那时风起
发表于 08-23 23:22
作者君来评论区冒个泡:严正声明,我没坑!这篇大纲早就写完了!暂定分为四卷,双cp戏份对半开,此坑必填完!最近没更新一是因为工作太忙又很累,二是心情也不好,所一直没动笔(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般不会码字,不想让自己一念之差决定剧情的走向)感谢看到的小伙伴的支持,不支持也没关系啦,鞠躬ing~
 
游客
emmmm总感觉作者君像在写论文,居然还有大纲。哈哈哈哈!加油啊,还在看(发表于 08-27 13:14)
那时风起
谢谢支持~不是论文啦,我的论文都没有大纲……只是这篇的出场人物太多,时间线跨度也大,不列个纲的话写着写着很容易乱套(手动捂脸)(发表于 09-08 22:17)
游客
嗯嗯,严谨认真的作者君最好了!^o^(发表于 09-12 23:25)
 
游客
发表于 10-24 20:55
知道大大不会坑的,加油哦
 
游客
发表于 08-03 09:34
加油,加油,等着哦
 
游客
发表于 08-02 23:04
你终于回来啦,很惊喜
 
游客
发表于 07-31 11:09
很棒的故事,大大有意到lc写文吗,资源丰富模式完整。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耽美原创小说总榜
最新耽美原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