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持登陆  作家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  注册作家
耽美小说->Les小说->心字已成灰章节列表 > 心字已成灰_ 5

心字已成灰  5

    (五)

    实习的日子痛并快乐着,薛乐的公司在B市南区,而我则在北区.对角的工作地点让我们每天除了晚上基本没什么交集.薛乐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摄影助理,我在一家私企做文案助理.两个小助理的工作情况大抵是相似的,被人无限支使,端茶递水赔笑脸.实习生的薪水并不多,薛乐却做得很开心,她乐天派的性格很快在公司混得了好人缘,虽然她总是中性范的打扮,却因为姣好的面容也被几个男同事关注着,薛乐对他们保持着礼貌的距离,也不说透自己的取向.她一向是个聪明人,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比我强很多.

    转眼间毕业在即,学校里的功课越来越少,同学们纷纷忙碌起来.舍友小芳要回家乡工作,因为舍不得我们整天愁眉苦脸.丽思的叔叔已经帮她在B市介绍了一家不错的企业,她工作上没什么压力,可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却因为不能留在B市而面临分手.唯有漂亮火辣的莎莎似乎没什么愁事,整天嘻嘻哈哈地和我们打闹.因为快要毕业了,我和薛乐暂时搬回宿舍,小绿由她带着住进了她的宿舍里.

    由于我们白天要实习,小绿便拜托给不实习的莎莎帮着添些猫粮.说也奇怪,莎莎外貌出众身材惹火,在校这几年不乏追求她的男生,可她却一直都没男朋友.以前也提到过这件事,莎莎只是一笑略过,她不说我们也不便再问了,除此之外大家还算合得来,四年的相处舍友们也逐渐知道我和薛乐的关系.薛乐将宿舍钥匙交给她,莎莎妩媚一笑”你们放心的去吧,小绿交给我.”

    自从莎莎帮忙照顾小绿后,她就成了薛乐宿舍的常客.知道我们关系的几个”同类”校友都让我提防些莎莎,一开始我也只是无所谓地一笑,毕竟同寝室住了那么多年,莎莎的人品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况且并不是每个女生都喜欢女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发觉她和薛乐之间似乎不像我想得那么简单.她看薛乐的眼神似乎她们早就相识一样,但她和薛乐是在照顾小绿之后才逐渐有交流的.薛乐虽然很少在我面前提起莎莎,但我有次回来发现莎莎正从薛乐的宿舍里出来,薛乐跟在后边低着头,手插在裤兜里表情严肃,莎莎走在前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看到我又止住了,朝我耸耸肩回到了宿舍.我后来问过薛乐那天说了些什么,薛乐只是揉揉我的头发微笑着,却没回答.我猛然想起薛乐第一次看到莎莎时对我说的话,虽是句玩笑,此刻却让我不得不多想.我不是一个喜欢追问的人,既然她不愿多说,那我也不必再问.也许是因为实习太忙,也许是因为毕业在即内心对校园有些不舍,也许是因为搬回宿舍在一起的时间更少了,我和薛乐之间话题也逐渐少了起来.直到毕业典礼那一天终于爆发了战争.

    本来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说好去城西一家很有名的火锅店吃饭的,因为最近一直很忙薛乐说这一天要好好陪陪我.而那家店是我们向往了很久却一直没时间去的.店子里人很多,我们排了好一会才有位子,薛乐笑嘻嘻地点了一大堆我爱吃的东西,涮品才刚刚上齐,她的电话响了.

    薛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起身出去接了.她从没背着我接过电话,可这一次却急匆匆地走了出去,隔着店子的玻璃窗我看着她神色慌乱地接完了电话,回来拿起了椅子上的包对我道”祺祺,公司有些事情要我赶紧过去一趟,你先在这吃,我去去就来.”

    我看着她慌慌张张地跑出火锅店,没有戳穿她.她进来的时候手机屏幕还是亮着的,最近一通电话显示的名字明明就是莎莎.面前的火锅沸腾着,我默默地把涮品一样样丢进锅里,看着它们由生变熟不断地在锅里翻滚.两个小时过去了,店子里的客人慢慢变少,服务员善意地提醒我锅里的东西已经煮的快要化掉不能吃了.薛乐一直都没有回来,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结了账走出店门,九月的夜晚虽是秋季但依然有些热度,蝉在树上不倦地叫着,我回想起薛乐第一次跟我说话的样子,也许,我并不了解她.

    我去了薛乐的宿舍,她还没有回来.她另外几个舍友也都不在.我没开灯,黑暗中静静地坐在他的床上,抚摸着小绿柔软的皮毛,不知不觉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了,薛乐依然没有回来,我拿起手机打了她的电话,一个好听的女声告诉我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关机了呵…我忽然平静了,如果爱情执意要走,我能拿什么挽留正想着,宿舍的门轻轻地被推开了,薛乐全身湿透地走了进来,白色的T恤湿哒哒地贴在身上,隐隐透出里边的塑身衣.外边下雨了么我在黑暗里望着她,没出声.薛乐打开床头的台灯才看到我,她似乎并不惊讶我的存在,只是叹了口气”等我下,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你看…都湿透了.”

    我没回应她,静静地看着她拿了衣服走出宿舍,不大一会,她回来了.没等我开口,她走到我对面的床上坐下”祺祺,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

    “外边下雨了吗”我没有看她.

    薛乐一怔,她显然没意识到我问了个与话题无关的问题.呆呆地点点头.

    “嗯…你该睡了,我回去了.”我不是不想问她,我是怕听到会让我难过的答案.

    薛乐一把拉住我的手腕,”祺祺,我知道你生气了,让我解释一下好吗”

    此刻的天色已经发白,混着台灯黄黄的光线,映得薛乐的脸色也是黄黄的,显得异常憔悴.我终是不忍,停下脚步,”好,你说吧.”

    “其实我说了谎,晚餐时的电话不是公司打来的.”薛乐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腕,手心出了一层薄汗.

    “我知道.”

    “你知道!”她愕然.

    “是.你进来的时候手机屏幕亮着的,我看到了莎莎的名字.”我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薛乐,如果我们要分开了,就趁现在吧,大家都还年轻,以后都比较好过.”

    “不是你想的那样!”薛乐猛然站起来扳过我的肩膀”祺祺,我说过我们不会分开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我望着她,眼神里写满了慌张,心狠命地疼了起来.

    薛乐叹了口气”祺祺,有些话我其实早就该告诉你,可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爱表达的人,我不想让你知道太多是怕你会多想,并没有别的意思.既然今天到了这一步,我就全部都告诉你.其实和莎莎…我们早就认识,比你我还早.她其实是我的表妹,就是我姨妈的孩子.说起来很搞笑吧,她就比我小几天而已,所以我们一直都是直呼名字的.虽然我们是亲戚关系,但是直到我父母把我接回城里我才见到她,小时候的她可爱极了,像个洋娃娃似的.而我那时刚从乡下来,土里土气的,行为举止又像个小男生一样,她就一直不叫我表姐,而是表哥.后来在我姨妈的管教之下才慢慢改口叫我名字的.那时候的她十分孤僻,因为姨夫早逝,姨妈为了她一直没有改嫁,单亲的环境让她在班里备受歧视.一开始她并不喜欢我,也许是因为我的土气,父母把我安排到她的学校她的班级,一来是希望两个孩子做个伴,二来是希望表妹可以开心些.她真正开始接受我是有一天我帮她揍了三个欺负她的小男生,当然我也是鼻青脸肿,父母很忙没时间管我,由于不敢让姨妈知道,莎莎就偷偷帮我上药.也许是委屈也许是内疚,莎莎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了,哭得脸色微微发白.年幼的我豪气地搂着她安慰着,以后别再哭了,有我保护你呢!之后的她果然是开朗了不少,不过只是对我,跟班里其他同学还是一副冷冰冰地样子.升了中学我们还在一起,因为我的打扮问题很多同学都拿我们开玩笑,说我们是情侣.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急急地跟他们解释,她是我妹妹.而莎莎却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不回应他们,不解释只是沉默着.随着年龄的增长莎莎变得越来越漂亮,班里的男生开始给她递纸条送礼物,而她从不接受也不拒绝,每次都如数交给我,然后让我帮她处理.直到初三快毕业的时候,莎莎有一天突然问我有没有喜欢的男生,我只当这个小妮子想谈心,便把自己心里所想都说了出去,包括从没喜欢过男生这件事.聊天结束的时候她问我,薛乐,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是不是我笑她天真,傻妮,等你长大了嫁人了还带着我这个姐姐一起吗她突然认真道,我已经长大了你没发现吗而且我从没当你是我姐姐过.我这才正视起眼前这个早已出落得挺漂亮的女孩,要论长相身材,她确实已经长大了,我笑着揉她的头问她,小屁孩,你不当我是你姐那你当我是什么呀莎莎看着我,似乎犹豫了一下,猛地吻住我,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迅速离开了我的唇,现在你还当我是小屁孩吗薛乐我傻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心突突突地快要跳出胸腔了.对于莎莎突如其来地吻我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她就那样站在我面前,静静地看着我,等我的回答.我惊慌地大叫着问她,你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是我妹妹!妹妹!!她平静地看着我,薛乐,你是喜欢我的对吗不然你怎么会这么激动我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开了一个过分的玩笑,并没思考就大声斥她,就算我不喜欢男生也绝对不会喜欢你!你知不知羞耻这样做叫什么你知道吗乱伦!!!你是我妹妹,不管你认不认我是你姐,咱们之间的亲戚关系是永远改变不了的!收起你那些胡扯的想法吧!莎莎被我吓住了,隔了好一会才抬头望向我,眼睛红红的却始终没留下眼泪,好,薛乐,从此之后你我形同陌路.她确实做到了,从那之后再也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姨妈似乎有察觉我们不太对劲,但也没问过我,想必是莎莎找了一些借口搪塞了过去吧.高中我为了不跟她同校就选择了离家里很远的学校,然而大学又遇到的确是个巧合,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联系过了.”

    我静静地听着薛乐讲完”所以,你其实是喜欢莎莎的对吗只是因为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允许你有这种想法.她的感觉是没错的,如果你不喜欢她,当时为什么那么激动呢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跟我说的话,如果你不喜欢她,会说那样的话吗你说她的性格之前很孤僻,是不是跟我刚开始很相似呢其实我只是个替代品是不是,薛乐”

    她摇摇头拼命解释”不是的祺祺,也许你说得对,在当时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们朝夕相对,我确实对她有过感觉,但毕竟我们是姐妹,我不可以有那种想法.但是我爱你这件事和任何人都无关,我是真的爱你的,相信我.”

    我的心痛得发抖,相信你薛乐,你已经瞒了我一次,是不是以前也有很多次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你知道吗,爱情里容不得半点谎言,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我的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薛乐,我没办法不难过.”

    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生怕我挣脱开,眼里红红的,”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但是祺祺,你想一想,这么多年我们在一起,我答应你的事哪件没做到,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冷静点好不好,我就是怕你这幅样子,所以一直都没有告诉你这些事.”

    “是怕我这幅样子,还是讨厌我这幅样子薛乐,我发现我根本不了解你,你的家庭,你的朋友,你的过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世界里只有你,而你的世界里我占多少”我无法强制自己冷静,最近的压力,矛盾,委屈一股脑涌到胸口,直冲喉咙,我有一种想吐的冲动.

    “我哪有什么过去!祺祺,我能解释还不够证明我爱你吗我是一个讨厌解释的人,只有对你是例外,你感觉不到吗”薛乐被我呛得词穷,低吼道.

    “好,就算没有过去好了.那以后呢莎莎叫你过去干什么”看着她疲惫的脸,我一阵心疼,终于还是开口问了出来,或许她有不得已的理由吧.

    “是姨妈…”薛乐叹了口气缓缓道”姨妈忽然昏倒在家里,莎莎慌了手脚不知道打给谁就联系了我”

    危急时刻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最爱的人,我刻意忽略掉心里的疼痛仰头望着她“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能实话实说为什么要撒谎”

    “当时情况紧急…我…”薛乐心虚地低下头,我很明白,如果她和莎莎之间真的只是姐妹关系,她没必要骗我,我心底凉凉的,忽然感觉好困,不想再追问了.

    “你姨妈情况怎么样”我转移了话题.

    薛乐见我冷静下来,松开了一直抓着我的手,揉了揉眉心,”已经没什么事了.”

    “那你休息吧.”我转身欲走,薛乐在身后叫住我,”留下来一起睡可以吗”

    “不了,让你舍友看到不好,你醒了给我打电话吧.”我没有回头,在昏暗中走出了她的宿舍.

    回到宿舍我和衣睡下,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手机里有一条薛乐的简讯:祺祺,不忍叫醒你,你醒来给我打电话吧.

    一想到她我心里就很堵,把手机扔到一边,翻身下床打算去洗澡,却看到莎莎靠在窗边,手里夹着一支烟,静静地望着我.我心里一惊,”你不在医院陪着你妈妈,来宿舍干什么”

    莎莎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看着我道”估计你已经知道了我和薛乐的事吧.我只是想和你聊聊.”

    “聊什么”我望着她,她竟然会抽烟,我还是第一次知道.

    “这里不方便,你去洗漱吧,我等你,一会儿我们找个地方聊聊.”莎莎说完示意性地冲着我的手机扬了扬眉毛”我不希望别人打扰.”

    午后的清酒吧安静极了,一支轻柔的钢琴曲在店子里回荡.昏暗的灯光中莎莎晃动着手里的威士忌,”薛乐都和你说了什么”

    我安静地看着她没有回答,她微微一笑,妖媚的大波浪懒懒披在肩头,”我和薛乐早就认识,我是她表妹.”

    “我知道.”我看着她清浅地微笑,她笑的弧度和薛乐真的有点相似.

    她点点头,”那我们以前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其实我最初知道你们的关系时候,我挺惊讶的.因为你真的一点都配不上她.”

    我知道…薛乐如果是女生打扮的话一点很漂亮,看莎莎就知道了,她们姐妹间总有相像的地方.而我和她比起来真的差太多了.我内心虽然很明白,但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还是很难过.

    “不论是外貌,家庭,还是自身,你都配不上她,所以我恨你.”莎莎微笑着看着我,目光中不带任何感情,仿佛那句恨,是说给别人的.”但是我更恨我自己,如果我们不是亲戚关系,或许可以在一起吧.所以恨你并没有用,只怪造化弄人,我已经想明白这件事了.”

    “那你喊我出来想跟我说什么”

    “让你离开她.”莎莎直视着我.

    “如果是这件事,恕我办不到.没别的事我先走了,我和薛乐之间不需要别人干涉.”我留下一杯酒的钱起身欲走,莎莎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如果你自私地坚持,那你会毁了她.”

    “你什么意思”我坐回椅子上,内心紧张起来”我为什么会毁了她”

    “你别忘了我是她表妹,她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莎莎依然静静地直视着我,目光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实话告诉你吧,薛乐家并没有你看上去那么有钱,事实上已经外强中干了.那件案子想必你也知道的吧.我姨夫的公司已经濒临破产,一旦破产欠下的债务数字是你没办法想象的,姨夫姨妈每天为了案子奔走,但是已经很难力挽狂澜了.徐凯这个人你听过吗他是薛乐的青梅竹马,小时候父母开玩笑订过口头亲家的.现在徐凯正在接手这件案子,但是凭他想翻身很难,需要的是他们家的支持,徐凯一家早就移民澳洲了,他们家在那边财力雄厚,所以姨夫能否东山再起,全靠徐凯家了.你明白吗”

    我感到一阵眩晕,八点档里的剧情一下子成了现实,我不知道该如何表情,只是呆呆地看着莎莎.

    “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再说的直白点,接受了这么大的帮助,你觉得姨夫能让薛乐和你在一起吗且不说你们是同性恋,就说徐凯一直喜欢薛乐,是薛乐一直拿他当Xiong-Di,借着这个机会他们经常见面,两家的父母本来就有此意,这时候姨夫家里又有困难,你还不明白吗”莎莎慢悠悠地点燃一支烟,纤瘦的手指轻轻夹着,白色的香烟称着她手上鲜红的法式指甲有种妖异的美.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薛乐从没和我说过这些需要你来告诉我”我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了.

    “说你蠢你还真的不聪明,真不知道薛乐为什么会选择你这种人,你当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她.这种事她只会自己扛着,你看她外表嘻嘻哈哈没烦恼的样子,其实她是那种有多苦都会一个人咽下去的人.为了这件事她已经和家里吵过好几次了,因为姨夫希望她出国,去澳洲.以后就算公司真的完了,不会牵扯到她,她还可以和徐凯在一起.何况徐凯家人也有此意,早在几年前就希望薛乐过去了.估计是因为你吧,她才一直没有走,总是插科打诨地糊弄过去,但是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已经没办法再去搪塞了.”

    “那你为什么告诉我”

    莎莎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很简单,第一,我爱薛乐,我不希望她一个人扛着这些重担,如果你单方面提出分手,她了无牵挂之后肯定会认命出国的.第二,我恨你,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大学这几年同宿,我看着你和薛乐一举一动,我恨不得你心碎到死.”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极其平淡冰冷,仿佛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祺祺,你怎么才回来,而且还关机”从清酒吧回到宿舍已是晚上,就看到薛乐站在宿舍楼下,一把抓住了我,眼里尽是紧张.看得我心痛成一片,莎莎的话还在耳边回荡,我现在根本没办法思考.

    “你怎么身上有烟味你不是去图书馆了吗”薛乐凑近我闻了闻,皱起眉毛.

    我看着她,忽然很想抱着她哭,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她早就是我视为生命一般的人了,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和她分开,我该如何生活下去.忽然我发现她不对劲,她刻意竖起了衬衣的领子,借着路灯我看到她白皙的脸上有些红肿,我伸手去摸,她却躲开了.

    “你的脸怎么了”我扳过她的头,翻下衣领,已经肿起了一片.

    “没什么…”薛乐偏过头,看了看手表,”你吃饭了没我们去吃麻辣烫吧.去你最喜欢的那家.”

    “薛乐.”我叫住她,”告诉我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和我爸吵了一架.不碍事的,别担心了.”薛乐揉揉我的头发,”走吧去吃麻辣烫.”

    “你有事情瞒着我.薛乐,我们…是不是要走到尽头了”我仰着头,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

    “瞎说什么呢!我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你只管做你的薛太太就可以,其他的事我来想.”薛乐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目光闪躲着拉起我”走啦,就算你想说什么,也等吃饱了再说吧.”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心字已成灰》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匿名
发表于 05-10 17:42
海量耽美精品资源  查看网址:fum99.info  或  baidu搜索“腐女久久”
 
OAO-Lin
发表于 07-10 13:46
這劇情太虐了(哭~
 
梦魇之花❀
我觉得我越写越狗血 _(:з」∠)_(发表于 07-11 23:15)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
GL小说总榜
最新GL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