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邻难启齿章节列表 > 邻难启齿_全一册 Chapter80

邻难启齿 全一册 Chapter80

    “他睡得很熟,一直没醒来过。”守在季泽骋身边的女孩看上去比自己小几岁,她从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自我介绍道:“我叫庄洁,老刘的女儿。我跟我妈姓。”

    尽管女孩说得无比自然,邺言还是听出了“父母离婚”的端倪。不细问,邺言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是邺言。谢谢你照顾他。”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照顾他了。”庄洁把身边的位置让出来,笑着说:“他刚刚有说梦话,应该是在叫你的名字。”

    看着邺言垂眸,庄洁淡笑着说:“你有没有兴趣听听我说的话?”

    “请说。”

    “我第一次见到季泽骋的时候,还是在五年前,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我父母分居后,我和我妈一直住在这儿,趁着那次暑假我一个人跑去最南边的城市找我爸。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季泽骋,他刚结束后脑勺的缝合手术,躺在医院病床上。我被我爸拜托守在他身边,当时陆陆续续来了好多看望他的人,有他的同学汤一瑞,还有另一个很爱笑的女生,还有季妈妈大老远的跑来,看到他躺病床上急得在门外直哭。后来,阿姨就拜托我爸,我爸就收他为徒,到现在季泽骋都以为自己是运气好才被我爸收做徒弟呢。其实他不知道,我爸是老工程师了,很早以前就不收徒弟了,都是因为和季泽骋爸爸是故交的关系。我觉得季泽骋真是幸福,身边总有人为他着急为他忙碌,他只顾自己睡得这么安然。”

    邺言没说话,呆望着季泽骋的睡脸,安静地听着。

    缺席的十年,关于季泽骋的点滴,现在都需要由别人来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

    他曾经离自己这么近,没想到分开后却像是再回不来似的。

    庄洁犹记起,五年前,她去那座城市找父亲时,从未想过会遇到过这么一个人——季泽骋。那个时候,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嘴唇苍白地躺在病床上,父亲忙于工地上的事,便拜托她照看在季泽骋身边。

    她一直守着他,一直看着他。直到,汤一瑞带来了另一个女孩。她很爱笑,她甚至比自己更细心,季泽骋稍一抬手,她便知道季泽骋需要的是水还是毛巾。这让庄洁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也说不上来,是出自对季泽骋的爱慕之情,所以对麻笑心生醋意了?还是羡慕季泽骋周围总有人关心,而联想到童年自己生病时却只能强撑过来的那些日子?亦或是不满这么吊儿郎当的对象,竟可以做自己父亲的徒弟?

    在她还没想清楚为什么时,她听到了季泽骋的某个答案。从此之后,她的心里就切断了关于季泽骋的所有念想。

    那是个无聊到发疯的暑假,整天无所事事的她,便仰仗着自己被父所托的使命,一直转悠在季泽骋身边。某一次,她问季泽骋:“小哥哥,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大病初愈的季泽骋,虽然脸色尚有些苍白,但是精神状态不错,不由地陪她侃了会话,他说:“哥哥我择偶标准很简单,首先脸蛋要小,其次皮肤要白,但不可以是死白,一定要通透害羞时会红润的那种,最好身高1米75,最好性格闷一点,最好住我隔壁,最好对我有求必应,最好……”

    “最好姓邺。”后话被汤一瑞接过去。

    后来他们俩嘻嘻哈哈地笑闹成一团,说着庄洁听不懂的话,笑着笑着季泽骋的伤口疼了,然后他闷哼着停止了与汤一瑞的打闹,沉默下来的空气变得异常感伤。

    阿言。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照料季泽骋时,庄洁听到过好几次他在睡梦中叫唤过这个名字。

    姓邺的提示,让庄洁把姓和名拼凑在一起。

    ——邺言。那是庄洁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却再没忘记过。

    那个无聊的暑假的阴影一直延续至今,直到现在,她当面见到了邺言本人。

    他就是季泽骋的心中所念,季泽骋的心魔,季泽骋忽然安静下来后变得感伤的源头?

    怎么说呢……

    感觉不过如此。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一个话不太多、长相白净的男人而已。

    “刚刚阿姨来时,他还在做梦,可能是一个不太好的梦吧,他一直在叫你的名字。阿姨说,他真是烧糊涂了。”庄洁请邺言坐到季泽骋身边的座位上,才转述道:“但我听得很清楚。他说,他很想你。”

    空气有霎时的安静。一根针掉落下来,掉在心里,刺痛了一下。

    “请你在这儿守着他吧,医生说体温降下来了就好了。”

    交代完毕,庄洁走出输液室时,稍稍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虽然是一个很平凡的男人,不过目光至始至终都只向着季泽骋。

    庄洁想起那个笑声像银铃的女孩,她说过:“有些人你不用等,因为一定是等不到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让人心疼。

    老刘见到女儿走出来,笑着把她揽到身边,“辛苦你了,孩子。”

    庄洁笑笑,道:“爸,你知道一见杨过误终身的典故吗。我妈说,虽然她恨透了你,但是即使一切再重来一遍,她肯定还是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你,不听劝地就要跟你私奔,即使她已经知道了结局。”

    所谓的一见杨过误终身,庄洁以为,像杨过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命里安排归属自己的,那一定是喜欢不起的。

    既然喜欢不起,就算再身不由己,也要趁早断了念想,如此才好将自己抽离出来,避免自寻苦恼。

    邺言闷声坐在旁边,一眨不眨地看着季泽骋。

    睡梦中的男人从某些角度看,双颊有些凹陷。眼睛下是浅浅的黑眼圈,额前的头发剪得更短了,利落的发型衬得季泽骋五官更加分明。

    邺言用手抚上他的眉心,从正中间一路往下,滑过高挺的鼻梁、凹陷的人中,最后落在他的唇上,怔怔地逗留了一会。

    旁边已有妇人好奇地看向动作古怪的邺言。

    于是,邺言手指使劲,狠狠地抹了一把季泽骋的嘴唇,似是擦去看不见的碎屑。他站起来,走到外面窗边,在通风口点起一根烟。狠狠吸了两口,望着医院楼下的景色,任思绪翻飞。

    不知呆站了多久,铃声响起。

    邺言接起电话。

    “邺老师,你在哪儿啊?下午三四节有你的课。”郭舂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邺言张了张口,才懊恼地致歉道:“对不起,我忘了。”

    “忘了?开什么玩笑。”

    “我现在在医院,离不开身。”

    “出什么事了吗?”

    “有点事。”

    “那课改成自习,还是怎么的?”

    “我电脑上有下好的备份电影,麻烦你先帮我拿到班级里放一下吧。”

    “行。那我帮你对付过去先。”

    “谢谢。”

    挂断电话,邺言摁灭烟,走回输液室。

    季泽骋尚未醒过来,邺言便静静坐在他身边,一直等到第二瓶点滴快落尽,才唤来护士,挂上第三瓶的点滴。

    这时身边要有书就好了,可就算有书邺言也不一定能看的进去。

    于是,邺言就坐着干等。时不时地偷瞄几眼季泽骋,有时瞧得太仔细了,又要注意收回自己的眼神。

    期间,护士来过,给季泽骋量了体温。听到他高烧退去,邺言才宽下心。一宽下心,邺言就忍不住走去外面,又要抽根烟。

    彼时,天色已暗。楼道里依稀传来各味饭香,有许多着急回家的人急急忙忙走出医院。

    却偏有一个人着急地往医院里头跑,邺言一下子认出了人群中慌张的武筑。想着,他来医院应该不是就医,那就是找人。

    找谁呢。

    那个儿科大夫?

    烟抽完了,邺言琢磨了一下时间,想季泽骋差不多该挂完第三瓶点滴了,正转身,迎面碰上了拿着单子匆忙下楼的陈寰谨。

    陈寰谨自幼有过目不忘的好本领,他抬眸时虽只瞥了一眼邺言,心下却已回忆起是昨晚婚礼上打过照面的人,于是脚步又折了回来。

    “你是?”

    “邺言。”

    “你好,我是陈寰谨。”

    “你好。”

    两人握了握手。

    “怎么在医院?”

    “朋友生病了。”

    陈寰谨皱眉道:“参加了婚礼后生的病?”

    邺言无奈地点点头,“不过主要病因是过度劳累。”

    陈寰谨舒展开眉毛,轻笑道:“是吗?不然食物中毒什么的,我就难辞其咎了。”

    “他大概快挂完盐水了。”邺言做出借步的姿态。

    陈寰谨点点头,跟在邺言身后边走边说去到输液室内。输液室里的小护士看到陈寰谨,纷纷笑着打招呼。

    邺言进去时,护士正在为季泽骋拔针。看见里头所谓的朋友居然是个大男人时,陈寰谨的表情变得很玩味。

    季泽骋刚醒,意识尚且朦胧,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两个男人,愣愣地发懵。

    “不好意思。”陈寰谨礼貌地用手给季泽骋探了探额头,“还有点低烧。”

    “需要再留院观察吗?他先前有醉酒迹象,还受了凉。”邺言问。

    “不用,回去捂一捂就好。既然是过度劳累所致,主要是注意休息,还有最近饮食最好清淡一点,等反胃的感觉过去后,再慢慢补充营养。这个时间点,医生都要下班了。”陈寰谨握了握季泽骋的手,“手输液后很冰,一定要注意保暖。这个天气很容易反复着凉。”

    他的话是对着季泽骋说的,邺言却在一旁点着头,一一牢记在心间。

    季泽骋按住手背上的针口,久坐后还有些晕乎,着急起身时差点一个跟头往前栽去,幸好邺言迅速地搀扶住他,而后向陈寰谨道谢。

    陪同他们走出输液室,陈寰谨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们走远的背影。方才尚且不确定的猜疑,此刻又多了几分肯定。

    此时,找不着人的武筑暴躁地用电话狂轰陈寰谨的手机。

    “你在哪儿?”

    刚一接起电话,听到是武筑的声音,陈寰谨当下直接挂断电话,捏紧手里的单子匆匆走下楼。

    送走最后一个病人,陈寰谨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逃也似的从医院后门疾步走出。

    脚下生烟地向停车位走去,却被旁边忽然闪出的人一把抓住手腕。

    “你去哪儿,为什么挂我电话,你又想抛弃我了是不是?”

    Tobecontinue.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邻难启齿》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