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邻难启齿章节列表 > 邻难启齿_全一册 Chapter76

邻难启齿 全一册 Chapter76

    “我说……”汤一瑞开口。

    “别吵。”季泽骋闷声打断。

    “我就说一句,你能不能好好系上安全带,坐得跟瘫了的大爷似的。”汤一瑞一口气说完。

    “腰疼。”季泽骋皱眉说。

    邺言一怔,抬头向季泽骋望去,看见他以别扭的姿势窝在座椅上,修长的四肢别扭地不能伸长。

    “对了,”邺言想起另一个人:“麻笑呢?”

    当初,麻笑、汤一瑞和季泽骋三人可是去到同一座城市的。

    边上有人蛮横地插队,车头霸道地挤在汤一瑞车前,而后动作快速老练地把整个车身挤进来。汤一瑞无可奈何地急踩刹车,车子一停,后面立刻响起接二连三不满的喇叭声。

    “靠!按个屁的喇叭,吵死了。”汤一瑞一拍方向盘,忍不住咒骂前面的车子,大骂一通后他歇下,淡淡地说:“去留学了。现在还不肯回来。”

    一路上季泽骋掐断了数不清的催促电话。

    终于到达目的地,比预想地迟了。

    “走时再打电话给我。”汤一瑞嘱咐。

    “嗯。”

    车停稳,季泽骋开了车门,率先走下车。鞭炮声中,穿着伴郎服的刘立看见季泽骋,嬉笑着向他跑去,那旧面孔的足球队的伙伴们纷纷簇拥上来,把季泽骋围住。

    “阿言……”邺言正待下车,却听见汤一瑞喊住他,宽慰地说:“这十年辛苦你等他了。”

    感觉汤一瑞有话要说,邺言便不着急下车,索性听汤一瑞把后话说完。

    “阿骋他,季泽骋这些年过得很苦,我希望这次他回来后能彻底安定下来。我说这话不是在替他说好话,他是我朋友,你也是我朋友,我没有偏袒他。十年前,我是看着你们怎么分开的,现在,真心希望你们能好好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容易,更何况双方还是男人。阿骋他,这十年来都在为那件事感到自责,他觉得自己太弱小了,才会在你被那变态猥亵的时候没能好好保护你,后来也没能守护住和你的感情。毕业后他过得很难,从工地上摔下撞到后脑勺,凑不出垫付的一期手术费,竟伙同孕妇在医院门口行骗,后来被抓进派出所我才收到他的求助电话。他爸妈在他转专业的那一年开始,就已经断了他的学费和生活费……”

    说到这里,汤一瑞似想起了某些旧事,渐渐地眼眶不自觉地红了一圈,他叹口气说:“他如果不是为了撑住这一口气,兴许万事都会容易一些。可他偏要自己扛住这一切,才会跟他爸妈这么犟着干。最难那会儿,我在他身边,听到他睡梦里都是叫着你的名字醒来的。”说到这里,汤一瑞似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良久,他才开口道:“总之,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的。阿言,如果他现在还非要走,你就抱抱他。你抱着他,他会心软。他对你最没办法了。”

    心上的结痂经过这么多年,颜色早就淡去了,可此刻却像是化成一滩酸水,倒流进胸膛。

    邺言呆滞地推门下车,遥望见季泽骋在远处被昔日好友们簇拥包围,嘻嘻哈哈笑成一团,许是在讲什么好玩的事。他一直都是人群的闪光点,如果不是十年前,邺言请求“不要对我视而不见”,兴许他一直会是个笑容坦率的大男孩。

    汤一瑞也望着季泽骋,若有所思。

    邺言没有立刻走开,而是俯身从玻璃窗里反问汤一瑞另一个问题。

    “你还在等麻笑吗?”

    坐在车里的人一滞,显然没料想到这个问题。可是意料之外,汤一瑞立刻反应过来,好笑地摇头,叹气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们一样,经得起这么折腾的。”

    驾驶座上的男人低下头,无可奈何地说:“不等。”

    “早不等了。”他泛开酸楚的笑容。

    新娘去换了一身白色嫁衣,正紧张地等在门外,还在反复练习婚礼开始后的走位。

    内场里,邺言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他以为季泽骋会和自己是一桌的,没想到隔得有些远。他们那一桌是中学时足球队的友人,靠近前排的伴郎桌,挨着台阶边。

    而自己这一桌坐得稍远一些,有许久不见的小浅、大甲、佳佳以及一些其他旧友。

    大甲比在座的人年纪长不过五岁,却大腹便便,已经有了小肚腩,曾经看起来壮实的身材如今只见圆滚。旁边坐着的佳佳,一手抱着半岁的婴孩,另一手还顾着边上的小男孩,原来的齐耳短发,如今剪得更短了,看上去干净利落。

    邺言与他们叙旧了一会。

    大甲直嚷嚷说,结婚后被管得死死的,三十过后的男人生活单调得只有赚钱逗娃。

    佳佳也有不满,抱怨着生的两个都是男孩,她想买一些公主裙子和少女漫画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席上,佳佳还边嫌弃边说:“有次让他在家带着大宝,我回了趟娘家。没想到他心血来潮领着大宝去游乐园玩,还把娃娃搞丢了。最后还是警察通知我去局里接人。真是的,你们说说,他是有多马虎,离了我立马出乱子。”

    他们的幸福多么明显,满满的,好像要溢出来似的。

    邺言笑了起来问:“小的想好取什么名字了吗?”

    佳佳一说起这事,就着急,“他说叫SOD蜜。正好组一个组合叫‘大宝SOD蜜’。”

    众人又出主意又打趣:“再生一个女儿,二儿子叫SOD,女儿叫蜜蜜,你俩一个执意要建组合、一个想买公主裙的愿望都可以实现了。”

    嬉笑间,佳佳对着邺言感叹道:“以前说好,晓彤出嫁的时候,我和爽子要一起为她做伴娘,没想到时过境迁,当初的约定最后都没能实现。”佳佳摇摇头,颇有无奈继续说:“爽子做了旅游记者后,哪儿哪儿都想去,拿着一本书、一张地图,背起背包就自个儿摸着地找去了。她非要亲眼对比一下,现实中的景色和书中的描写有什么不同。”

    “那阿邦呢?”

    “阿邦家里人催结婚催得着急,可爽子还不肯回来,她感受生命真谛的旅程迟迟不肯结束。无奈之下,就在去年,阿邦也背起背包找爽子去了。”

    “最后找到了吗?”邺言问。

    “有心的话总能找到吧。”佳佳说。

    “肯定找到了,否则怎么还不肯回来。现在肯定两个人一起在哪儿看美景。”大甲拍着肚子笑着说。

    结婚典礼的音乐奏响,大家都安静下来,齐齐转头看会场的大门打开,新娘身穿洁白的嫁衣在父母的牵手下缓缓入场。黑色西服笔挺的新郎慢慢走到台的正中央,低调地等在那儿,等新娘缓缓走来。

    晓彤紧张地注视着台上的王亮,十厘米多的高跟鞋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又缓慢。

    每走一步,人生仅此一次的婚礼进度就快了一截。

    提起膝前的裙摆走上台阶时,晓彤眼角瞥见季泽骋,曾经自己喜欢过的男孩此刻正坐在台下目送她从少女嫁作人妇。

    心有一瞬间的恍惚,她黑亮的眸子里装了太多的东西,舞台上粉色的香槟玫瑰、永浴爱河的婚纱照、圣洁高价的白色婚纱以及季泽骋祝福的笑容。

    许是鞋跟太高,或是提前的走场没练习好,新娘一个重心不稳,脚跟着发颤,拿着捧花的手差点扑倒在台阶上,幸好有一双大手稳稳地扶住她。

    “小心,肚里还有宝宝。”王亮不知何时已三步并作两步从台中来到台前,手疾眼快地接住晓彤,笑着说:“真是粗心的妈妈。”

    之后,新娘再不东看西看,在新郎的搀扶下,宣誓、换戒、亲吻顺利地完成了整个流程。轮到捧花阶段,晓彤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将粉色的花束直直地向邺言抛去。

    邺言尚未反应过来,佳佳已经抱着小孩站起来重新打飞花球。粉色的花瓣落了几瓣洒在酒桌上,捧花飞到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武筑在大家欢呼前,当即把怀里的捧花塞到另一位伴娘手里。

    娇小的伴娘从失落中回过神来,抱着捧花,满脸粉晕。

    等仪式结束,邺言站起来去到洗手间。在里头东绕西绕迷了路,忽听见拐角处传来克制的吵架声,不由地走去多看了几眼。

    越待走近,吵架的内容听得越是清楚。

    “我看起来就这么像女人吗?”

    “如果只是看起来像,我为什么不去找一个货真价实的女人。”

    “那你去找啊,你大可以去。”

    “我找了,我找了十年都没能找到……可以替代你的人。”

    “你怎么可以这么钻牛角尖。”

    “所以你要负起责任来。”

    “小筑,我不行……”

    “只有你可以,只有你。”

    吵架声渐弱。除了开头那几句有些怒气,往后只听到妥协的示弱。

    再没有吵架声,邺言好奇地从拐角向里看去,只一眼,邺言赶紧捂住眼睛,脚步匆忙地离开这个是非地。

    昏暗光线下,武筑居然把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按在墙上强吻。

    那个从来游刃有余的武筑,竟然会有如此迫切慌张的表情,那是邺言从未见过的。

    Tobecontinue.

    更多原创耽美小说尽在耽美中文网http://www.blnovel.com

    如果您喜欢本作品,请记得点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发表评论,这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
看不完请按CTRL+D自动添加到收藏夹,下次接着看    快捷键: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Home”或“End”。
我也要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邻难启齿》最新评论  本页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
评论内容:请勿发表人身攻击、广告及其它宣传类言辞,最大留言数500字,请自觉遵守相关政策法规。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匿名发表